Mystery_Express

    歡迎您來到謎思推理報網站,本報隸屬於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為學生觀點之免費電子報。為尊重智財權,欲轉載文章於您的Blog,請務必用"引用"功能並留言告知,BBS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和留言。祝您閱讀愉快!
謎思推理報

近期推理活動/特別推薦

搜尋文章

書展資訊/新書推薦

最新回應

部落格相關

  • 永久Rss位置
  • 請輸入你的E-mail:

    FeedBurner

    最新文章

    文章分類

    謎思任意門

    留言板


    blog小遊戲(不定期更換)

    貓咪.白棋.五子棋.數獨

    樹狀語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議員‧殺手‧粉紅色(上) 文/苡蔚

    筆者:苡蔚
    文編:小云
    校定:小八



           他醒來,在暗中。睜眼的感覺很不踏實,眼皮的移動之間盡是暗。他之所以確定自己醒了,是因感到後腦杓疼痛欲裂。

           摸索著,他知道自己躺在床上,身上蓋著被子。這是一張雙人床,左手觸及床沿,而他的右手邊有很大的空間。

           逐漸,視線裡浮現出物體的輪廓。他分辨得出,天花板上有一盞吊燈。


           他撐著起身,除了頭痛,筋骨也有些酸痛感。摸摸自己的後腦杓,手指在髮間穿梭觸碰。


           指腹上沾黏的感覺,應是傷口造成的。他想,自己的頭部受傷了。

           四周依然暗,身處此境,一切就是那麼不確實。

           他決定先開燈。 

           他尋找燈火的開關。很快,他在一扇門邊尋到開關。

           日光燈在開關摁下後開始閃爍。幾秒後,一片光明。

           刺眼的感覺後,他看清楚了。

           四面牆,格局四方,五、六坪大小、鋪滿粉紅色地毯的一個房間。兩個門,一個在他身旁,一個在床頭的右側,都是關上的。床右邊那個門下方有條狀的透氣格,想當然,是浴廁的門。床頭靠他對面的牆擺放,粉紅色床單上兩個粉紅色枕頭,他枕過的那個頭上面染有少許血跡。一條粉紅色的被子凌亂攤開,那是他剛蓋過的。右手邊的牆有一張書桌和木製衣櫃,書桌靠放牆角,面對一扇拉上粉紅色蕾絲窗簾的窗戶。左手邊的牆是一套簡單的廚具和幾件廚房用具。

           他感到詫異,因為那些粉紅色。

           除了寢具、地毯、窗簾之外,家具也全是粉紅色的,甚至,粉刷的牆面也是粉紅色的。

           他看向身旁的門,門是金屬材質,上有沒扣上的鍊扣和窺視孔。這表示,這個門是個出入口。這個房間不是一般房屋內的一個房間,是個獨立套房。

           低頭,他的腳邊有幾雙看來是女生的鞋子,多數是粉紅色的。

           粉紅色是非常討喜的顏色,但這裡存在的粉紅色太多了、太過了,讓他的視覺很不適,甚至難受。於是,他的視線轉向自己的腳。

           他穿著一雙及到小腿肚的深棕色直條紋襪子。順著稀疏的腿毛、乾燥的皮膚,大腿之上一件深藍色格紋四角褲。上半身,他穿著白色無袖棉質汗衫。雙手伸向前,他的左手腕上戴著一只名牌鑽錶。他的右手,撫上臉,遊走在五官之間 

           他發覺,自己忘了自己長得是什麼模樣。

           「我是誰?我為什麼在這裡?」 


           忘了,他忘了一切關於自己的一切。

           在這一室的粉紅、一室的茫然之中,他不確定該用什麼表情或該用什麼姿勢,該站哪兒或該坐在哪兒。

           他失憶了,他這麼認為。

           頭上的傷隱隱作痛。這傷,就是讓他失憶的原因吧,

           但為何會受這傷呢?


           走進浴廁,他似乎得到了答案。

           潔白的磁磚地板上腳印凌亂,一把木頭椅子的殘骸碎裂一地。

           一塊椅子的碎片上沾有血跡……有人拿椅子砸破他的頭,這推測很合理。

           又是為什麼?

           天花板是格狀的,但有一格是空的,在淋浴設備的上方。 

           他想探究那個洞,但這裡沒有浴缸、洗手檯和馬桶距離又太遠,無法讓他墊著爬上。

           那把椅子在碎裂前是唯一可用的工具。但現在,他只能忍住好奇心,不去思考天花板上藏有什麼能讓他被人打破頭的東西。

           從浴廁裡的鏡子上,他看見一張陌生的臉。他懂得眼睛叫作眼睛、鼻子叫做鼻子。

           甚至,他看得出來自己大約四十歲上下、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身形瘦小。但就這些了。他無從想起自己有沒有兄弟姊妹、有沒有妻子、父母是否健在、孩子多少歲了,讀過什麼大學、成就過什麼事業……他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

           洗把臉,他從牆上三條粉紅色的毛巾之中挑一條色度較低的來擦臉,這等生活小事卻讓他有欣慰的感動。至少,在他醒來之後還有一件事可以讓他選擇。

           拿起梳子,他將頭髮梳理整齊。後腦杓的傷沒在流血,似乎已結痂,他暫且不管了,且他現在也沒辦法處理。

           整理好儀容,他呆望著手中那把粉紅色的梳子。他恨粉紅色,但恨得莫名。他無從理解這感覺是從此刻開始的,抑或多年前早已生厭。

           莫名,不止粉紅色。

           他不能理解自己為何如此穿著。翻遍室內的櫃子、櫥子、抽屜,他沒找著一件應該是自己的衣物。衣櫃裡有三套素雅的粉紅色女性套裝、幾件稱得上性感的內衣褲。

           這些女裝依他的身材來看,他是穿得下的,門邊那些鞋子也挺合腳的。

           穿上一件襯衫和長褲,再挑一雙鞋子,走出門去求救。他想過他可以這麼做。

           可笑,是他打消念頭的理由。穿得一身粉紅,就算是女人,也很可笑。

           除了衣褲,從衣櫃的抽屜中,他還找到幾個應該是胸墊之類的東西,還有全頂式直長假髮、半頂式挑染捲假髮、辮子狀髮片等髮型飾品。

           更可笑。這些可以讓他更恰當地穿著女裝的東西,他嗤之以鼻。

           走出浴廁,他坐在床邊,現在的他只能期待記憶的恢復。如只是暫時性的失憶症,他可能會在短時間內恢復失去的記憶,想起來為何必須在這裡面對這些該死的粉紅色的原因。

           一股樂音幽幽然響起,挺耳的,但他嚇了一跳。

           下意識地,他的右手伸向右腰邊,手勢呈握物狀,但空抓了一把空氣。

           他很納悶自己的動作,但現在不是研究、探討的時候。豎起耳朵,他細細聽著樂音的來源。

           倏地,他起身、再蹲下、掀開及地的床單下擺。

           在四腳撐住的床底下,他看見一支螢幕正發亮閃爍的手機。

           他興奮地將手機拾起。


    <下一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回應主題

    回應本篇


    悄悄話(for謎思報)

    引用文章

    http://mysteryexpress.blog111.fc2.com/tb.php/184-8461d34b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