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y_Express

    歡迎您來到謎思推理報網站,本報隸屬於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為學生觀點之免費電子報。為尊重智財權,欲轉載文章於您的Blog,請務必用"引用"功能並留言告知,BBS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和留言。祝您閱讀愉快!
謎思推理報

近期推理活動/特別推薦

搜尋文章

書展資訊/新書推薦

最新回應

部落格相關

  • 永久Rss位置
  • 請輸入你的E-mail:

    FeedBurner

    最新文章

    文章分類

    謎思任意門

    留言板


    blog小遊戲(不定期更換)

    貓咪.白棋.五子棋.數獨

    樹狀語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推理小說的戒律與守則

    時間:2007/4/10(二)19:30
    地點:誠品信義店三樓推理館
    主講人:林依俐 VS 林斯諺
    主辦單位:
    台灣推理俱樂部 (現已改名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

    紀錄:
    毛男
    文編:
    SHU
    校定:小八


    林斯諺:
           談到推理小說的守則,大家首先會想到的大概就是諾克斯的十誡、還有S.S. 范達因的二十條守則,近代的日本作家島田莊司和清涼院流水也都有規範出類似的規則。

     


           諾克斯當時其實不只是列出十項守則,他還針對每條守則進行詳細說明,像是第一條:犯人必須是在小說中登場的人物。他還特別加註:犯人不可以是那個讀者可以知道他內心思考的人。我們知道作家通常都會在故事裡安排一個讓讀者能知道「他心裡在想甚麼」的角色,由這個角色來擔任故事的敘述者。而敘述性詭計的小說正是違反了這項守則。

           又如第三條:犯罪現場不能有密道,其實後面還有個「有密道的話,也盡量不要超過一個」的補充說明。第四點:不可使用尚未發明的毒藥,或引用太過深奧的科學理論。第七條守則:偵探不可以是犯人,諾克斯強調偵探可以是犯人沒關係,但這個偵探不能是被設定好要負責破案的角色。第九條:扮演華生角色的人物一定要表現的比普通讀者還要遲鈍一點,為什麼呢?諾克斯認為,安排一個遲鈍的角色,可以讓讀者在讀到最後,發現自己被詭計耍了之後,還能有「至少我比華生還要聰明一點」的安慰效果。

    林依俐:
           十誡與其說是定義,倒不如說是寫給推理作家看的創作守則。我們把全部的規則拼起來,其實這些守則要講的就是「公平性」,讀者在讀推理小說時,一定都相信作者會在最後給讀者一個合乎科學、邏輯上的解釋,而這樣的公平性對於日後推理小說的創作反而變成一種限制性。

    林斯諺:
           我認為推理小說的邏輯推理指的是,故事的最後一定要透過邏輯推理來揭開真相,而不是靠偵探自己的臆測或巧合。

    林依俐:
          
    具體的說,就是偵探不能只是說「我覺得你看起來犯人,所以你就是真兇」,而是應該要根據某某線索推論出「除了你以外,不可能有其他人犯下這則罪行,所以你就是兇手。」
    在這樣的規範下,推理小說的創作也逐漸產生了瓶頸。有了過多的限制,無形中也對創作自由產生了束縛,於是慢慢就有人嘗試突破這些規則來作新的突破,敘述性詭計就是最好的例子。刻意的違反規則,反而能讓讀者體驗到前所未有的意外性。

    林斯諺:
          
    諾克斯在他的十誡說明裡有提到,他不認為規則違反的越少,讀者得到的滿足感就會越小。我滿同意他的說法的,另外我也很欣賞S.S. 范達因的其中一條守則:犯人不能是職業殺手或是手黨的人。犯人如果是那種平常看起來老實、內心卻充滿殺人慾望、表裡不一的人,這樣的小說讀來才有趣。

    林依俐:
           接下來要談的是島田莊司的「本格推理七則」。說到島田莊司,大家都知道他喜歡在故事前段強調神秘、不可思議的氣氛,最後再用致命的邏輯去推演出合理的結果。諸如有栖川有栖和二階堂黎人等新本格作家也都是玩弄純粹詭計的高手。不過也有人不太能認同新本格推理裡太多過於人工性的巧合,而想用比較類似惡作劇的方式來寫出誤導讀者的小說,如東野圭吾正是這種風格的作家。不過這樣的創作精神顯然是和當時正紅的新本格精神背道而馳的,所以當時有許多書評家都不喜歡看東野圭吾的作品。

          至於這本格推理七則,其實我完全不瞭解呢,還是請對島田先生比較有研究的既晴來為大家說明。

    既晴:
            島田莊司發表過兩本討論推理小說的書籍,分別是《本格推理宣言》和《本格推理宣言續集》。他將他當時比較有名的作品,像是《占星術殺人魔法》、《斜屋犯罪》等小說的創作精神理論化,希望能讓後輩將他的精神繼承下來。之所以會寫續集,是因為島田的精神和當時許多社會派作家的理念有偏差,島田想要為自己的理念進行辯護,而這「新本格七則」就是出現在續集。島田莊司在說明「七則」前強調,這七條規則都是只針對綾辻行人的作品而已。我認為看完好的推理小說典範後,我們應該要像分析師一樣去分析這些小說有哪些好的地方,把這些優勢整理起來,再根據這些優勢去做極大化的發揮。

           這七條規則的詳細內容其實很無聊,也沒有什麼強制的約束性。島田只是想藉其告訴我們,只要你能依循這七條規則來寫,就能寫出近似於日本第一波新本格浪潮的小說。

    林依俐:
          
    這七條規則的概念其實和我們寫中文作文重視的起承轉合概念有點像,一開始要做好故事舞台的設定,中間開始鋪設結構,中間要針對結構進行解構,最後就能寫出故事,這其實就有點把推理小說公式化的意味。有的人可能會覺得照著這樣的公式寫出來的推理小說未免也太陳腐可笑了,但今天如果你連照著公式寫都寫不出推理小說的話,那就更別妄想自己能變出甚麼新把戲了。等你能完全理解這些陳腐可笑的公式後,你才能知道該怎麼從這些公式裡去改造,創造出具有全新意外性的小說。

    林斯諺:
          
    如果要把推理小說看成鬥智遊戲的話,無可避免地,小說的人工味一定會很重。就像是數學的邏輯證明題,一定會先訂一些規則,說明哪些規則是可用的,這其實就是人工性的規範。

    林依俐:
          
    所以我覺得用人工性來形容推理小說並沒有甚麼不好,就某種程度而言,我認為人工性就是推理小說的本質。

    林斯諺:
           最後要談的是清涼院流水的三十誡,由於內容過多,我就只挑其中幾條來說明。他強調這只是按照他個人喜好所訂出來的規範,並沒有甚麼強制的約束性。第一條是,推理小說裡必須要有不可解的謎題奇想。第二條,一定要連續殺人等等。並非每本推理小說都一定要完全符合這三十條規則,而是說構成推理小說的要素大概有這三十項。

           不少人覺得清涼院流水的小說過於誇張,但我個人還蠻喜歡他的《JOKER》的,我能在他的小說裡感受到,除了推理詭計之外,流水還想要表達一些自己的想法,想要對推理小說進行解構,就這一點而言,精神可嘉。

           雖然有許多作家訂出有關推理小說的寫作守則,但是隨著時代的推演,也有越來越多作家試圖打破墨守成規,像是克莉絲蒂的許多作品,在當時也引起不少論爭呢。

    林依俐:
           談到論爭,其實二階堂黎人對於2006年東野圭吾最重要的作品《嫌疑犯X的獻身》被認定是本格推理小說一事相當有意見,他認為書中的偵探角色湯川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證據能夠幫助他破案,只是靠著自己的臆測來猜中謎底。他也認為東野在描述關鍵角色石神對女主角靖子的感情時,每次都是用「那對母女」這樣的稱呼,這似乎意味著石神愛戀的不只是靖子而已,這樣的感情根本就不能算是純愛。結果最後網路上出現相當大的反彈聲浪。讓二階堂受到不小的傷害。但其實這也是要在推理小說發展到一個完熟境界的地方,才能出現這樣的爭論事件。大家都能有憑有據的針對自己有意見的作品,進行各式各樣的討論,而台灣就比較缺乏具有深度、具有建設性的推理小說討論,這是我感到比較遺憾的地方。

           我這麼說並不是要求大家一定要精讀每一本推理小說,只是希望大家看小說在看第一遍的時候,能夠單純的享受閱讀樂趣就好。有機會看第二、第三遍的時候,則能試著去研究小說的故事結構,慢慢的你腦中就會產生一些只屬於你自己的東西,而這些東西會讓你的想法和言論變得更有價值。

           最後我想說的是,為推理小說加上規則甚麼的,我覺得並不是一件壞事,去瞭解這些公式,進而加以改良、突破,這是值得我們去思考、實踐的事情。

    林斯諺:
           我非常同意妳的看法,身為一個創作者,我也希望能聽到更多具有建設性的討論和評論。目前台灣的推理小說作家實在很少,台灣本土推理的作品量也十分有限,我想只要作品的量一多,討論作品的文章水準自然也會有所成長的,希望大家有興趣的話,也不妨嘗試著投入推理小說的創作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回應主題

    回應本篇


    悄悄話(for謎思報)

    引用文章

    http://mysteryexpress.blog111.fc2.com/tb.php/208-7b63fca4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