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y_Express

    歡迎您來到謎思推理報網站,本報隸屬於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為學生觀點之免費電子報。為尊重智財權,欲轉載文章於您的Blog,請務必用"引用"功能並留言告知,BBS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和留言。祝您閱讀愉快!
謎思推理報

近期推理活動/特別推薦

搜尋文章

書展資訊/新書推薦

最新回應

部落格相關

  • 永久Rss位置
  • 請輸入你的E-mail:

    FeedBurner

    最新文章

    文章分類

    謎思任意門

    留言板


    blog小遊戲(不定期更換)

    貓咪.白棋.五子棋.數獨

    樹狀語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星探‧竹蜻蜓‧墜落的夢想》(上) 文/苡蔚

    筆者:苡蔚
    文編:小八


           我想飛。

           我想飛,所以我需要一對翅膀──這是一種幼稚且接近愚蠢的想法。當然,要飛起來如果擁有像鳥兒一樣的翅膀那會簡單的多,但人是不會有翅膀的。

    所以,我想,我需要的是小叮噹百寶袋裡的竹蜻蜓。

           我正在一間常去的漫畫店裡。通常來這兒不是為了看漫畫,我等人。

           每次都是為了等他而待在這兒。

           這兒還不錯,冷氣開得很強,飲料好喝。但我總不知道該選什麼漫畫來消磨時間。今天不一樣,我有目標,我要看小叮噹。

          「請問有小叮噹嗎?」

           櫃臺站了一個沒見過的男孩。其實我也不過一個禮拜沒來而已,小弟換人了。他納悶地盯著我。那雙皺起來的眼睛看來正在考慮要懷疑我或懷疑自己。

          「藍色身體,圓咚咚身材、沒耳朵,肚子上有個百寶袋,裡面有很多奇怪的道具,應該是隻貓……」

           「喔~」他豁然開朗,但眼睛還是皺起來的。我想,他不是有很深的近視就是怕光。

            他的手指指向一個方向。那裡有幾排書架。「在那邊吧。」

          「謝謝。」他的指示很模糊,我得勇敢地自己去搜尋。

           我找到了小叮噹漫畫書,但書皮上不是寫著小叮噹,而是哆啦A夢。

           對不起。在心裡頭,我向皺眼男孩道歉。我忘了小叮噹改過名字。

           皺眼男孩可能不知道哆啦A夢以前的名字吧。他最好不要知道小叮噹是何時改名的,不然他會把我想像得有多老呢。這件事其實也不久遠,很多年輕人也知道吧,而我看起來也不老的,雖然已經三十好幾。這年紀到底老不老,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到了這個年紀而沒有學習過任何特殊專長會找不到工作。皺眼男孩有工作可做,但他還應該多看看報紙或新聞,當時這件事也算得上頭版頭條。

           拿了幾本,我回到座位。老是坐這個位置。

           這位置靠窗。這窗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那種,但窗外的風景並不好。這兒在二樓,對面是大樓,一大棟、一大棟的。所幸,高高低低間,可以看見天空,一小塊、一小塊的。天空在這裡面,藍藍的,有幾絲隱隱約約的白雲。

            我又想飛了,飛到天空裡去,感覺一定很好,令人心曠神怡吧……但既然拿了漫畫,看看吧。

           以往來這兒大多是傍晚以後,天空不那麼藍,還漸漸去。大部分的時間裡,我總是看著天空等他。

           他……今天幾點才下班呢?我看今天有得等了。公司在這棟十三層樓大樓的十三樓,一個禮拜前我也在那兒上班的。通常,我先下班,然後下來這兒等他。他的下班時間不固定,記得我等過六、七個小時。那次以後,我辦了這兒的會員卡,鐘點費打八折,飲料、餐點也有折扣。是省了點小錢,但我還是浪費了我寶貴的青春。

           為何我那麼苦情呢……望向漫畫店的門口,有個穿著暴露的女孩進來。

           我這個位置不錯,可以看見門口,還有櫃臺、吧台,甚至進入廁所的走道入口。我真的不愛看漫畫,當天空得不像話時我便開始看人。我喜歡看進出這兒的人,誰都好。這兒的店長,讓我看得瞭解了他一些故事,他也是個苦情的人呢。

           我掃視我能看見的範圍。店長人呢?在小辦公室裡忙嗎?那間小辦公室在通往廁所的走道盡頭。有回心神不寧,幾近恍惚,渾沌的意識讓我沒走進廁所而進了他的小辦公室。他正好從後門進來,我想他是去摸魚剛回來。我是常客,他沒把我怎麼樣。這是因為開門做生意不好得罪人的原因,之外,他那陣子心情不太好。他交的那個女朋友不但甩了他還三不五時帶男人上這兒來看漫畫。夠苦情了吧,但事實上有些事他可能不瞭解,如果讓他知道那女孩是個援交妹,不知他會如何。會不會殺了她?會不會殺了自己?

          援交妹說到就到,就是剛進來的那個。她正在妖嬌地扭著屁股在櫃臺和小弟哈拉。

          她應該是在點飲料,我知道她點的是柳丁汁,她老喝那個,養顏美容吧。我還知道,她待會會坐到我前面的位置。她最近的男伴比我還早到,正在講手機。

           我正盯著那男人的後腦杓。不知算不算是緣分,他和她老是坐在我前面。這一區靠窗的位置都長得一樣,兩人座的沙發面前一張接著前座椅背的桌子。桌子不挺,所以和前座的距離不挺遠,椅背不高,導致前座在幹嘛,後座的人不想知道也難。

           援交妹會來這兒不只是因為她是店長的女友,她愛看漫畫的,不過她老是看「娜娜」。雖然她是個援交妹,但不可能二十四小時都在勾搭男人,當她聚精會神在「娜娜」上時,我相信,她的眼睛一定在發亮。幾次在她背後偷看,大概瞭解了「娜娜」的劇情,算是勵志型的漫畫。援交妹是有夢想的,不然二八年華的她怎麼肯浪費青春在一個四十多歲的色男人身上。

           男人是個星探,這是他對援交妹說的,我從幾次聽見他講手機的內容判斷,應該也是。不過這也無法證明他真是個星探。他的長相不太好,不只是「抱歉」二字可以形容,如果每個星探都長得像他如此地猥褻,誰敢做明星……也不能這麼說,很多年輕人都勇敢得要命,援交妹就是如此。

           援交妹長得算不錯,大眼小嘴,身材也好,腿長奶大,且她每每濃妝豔抹、穿著大膽火辣,無時無刻展現出她的優點任人欣賞,是男的都會盯著她瞧。她大方,讓人瞧也讓人搭訕。但若要進一步幹什麼的話,她會講個價錢出來。在星探之前,她沒有固定男伴,我目擊過幾次她出價的的過程。選在前男友的店裡做生意,省下店租等基本開銷,她算個不錯的生意人。她既勇敢又美麗,又懂做生意,如果她轉行跟著店長,這家漫畫店可能已經擴展好幾家分店了。不過她氣質不太好,說話粗聲粗氣的。如果要我給她建議,她該再去唸個幾年書。

           我該讀我的書了。小叮噹……對,我還是習慣這麼稱呼它。它很可愛,又有趣。它的妹妹小叮鈴更可愛,也有趣。我曾探討過,為何主角不是小叮鈴而是小叮噹,主要是因為它沒有耳朵。有缺陷的東西,在討人喜愛方面是比較佔上風的。人天生有憐憫之心,同情的感觸只要一點點便會令人改變想法。

           苦情,算不算一種缺陷呢?為什麼我不再討他喜愛?為什麼他不要我了?我不在意他有老婆,我不在意和他一起得偷偷摸摸,一輩子都這樣也沒關係啊。能和他在一起,就是我的夢想。他還是不要我了。

           皺眼男孩端著托盤走向我。我的飲料終於送來了。

           巧克力奶茶從他的托盤上移動到我的桌面上,有種幸福的感覺。

           這家店什麼都好,就是飲料送來的速度慢了些。這只能怪店長,飲料幾乎都出於他手,他跟我差不多年紀吧,但動作挺慢的,像個七老八十的老先生。可,慢工還真出細活呢。

           大夏天的,喝這個真是一種享受。多糖、多奶的茶加上一大球帶核桃顆粒的巧克力冰淇淋,上頭鋪上厚厚一層白細的鮮奶油,巧克力醬像不要錢般豪邁地淋上……雖然又苦又甜,混在奶茶裡的冰塊會讓人懂得「爽」字怎麼寫。

           以前還不懂來這兒要點這個,有一次才站在這兒的透明玻璃自動門前,幾個女孩嘰嘰咕咕地講著這兒的巧克力冰飲有多好喝,連冬天也得點,不喝會死人的……真誇張的講法,但喝過一次後我便同意她們的說法。當然,我也試過其他的巧克力冰飲和冰品,巧克力咖啡啦、巧克力奶昔啦、巧克力布丁啦、巧克力香蕉船啦,都很不錯。這些東西最大的特色就是巧克力醬給得夠力、加得奔放。或許就是店長的苦情經歷,才能將象徵愛情的巧克力揮灑得如此淋漓盡致。

           提到愛情,我前座的那一對表現得也不差。兩人摟摟抱抱就算了,還摸來親去。個人認為,他們不如去賓館開個房間不是可以更盡興……其實我還挺羨慕的。他從來不和我在公共場合親熱,別說親熱,兩人並肩坐在一起還像是陌生人般。

         「嗯……你不是說要帶人家去試鏡……嗯~什麼時候啊……」援交妹在星探的唇舌空隙間提及重要事項。

          「好、……好……上部戲不適合妳嘛……」回答間,星探不忘吸吮幾口援交妹滑嫩的雙頰。

           偷看人是要有技巧的。小叮噹立在我面前的桌上,我低頭似乎在看漫畫,其實眼角瞥著他們,還得在相當時間內進行翻頁的動作。當然,當他們「忘我」時,直視是無妨的,但可不能「忘我」。我能瞥人,人也可瞥我。

           這段熱情演出不止我在看,身在吧台的店長更是緊緊注視,不放過任何一個精彩鏡頭。

           援交妹扒在星探肩膀上的那支手腕上戴著一個黃金手鍊,金光閃閃,店長會感到刺眼吧,畢竟那是他送她的。他也有一個,還一直戴著。他和她都戴著往日情緣的定情信物,但此刻,他卻得眼巴巴看著她讓別的男人擁在懷裡。他真比我苦情上千百萬倍。

         「哎呀,人家的口紅沾到你的衣服了……」援交妹用手指試圖抹去星探衣領上那輪廓模糊卻仍能看得出是半個小嘴的唇印。「口紅很難洗掉呢。」

          「沒關係啦,我去廁所弄看看。」

           星探去廁所,此時,店長送飲料來給援交妹。

           他先將一個杯墊放在援交妹桌子上,再放下柳丁汁。兩人沒交談,五秒後店長便離開去做別的事。援交妹本來在拿著面紙對鏡擦拭掉糊開的口紅。和布料接觸,口紅擦出一片突出唇線範圍,這是很醜的。當杯墊放下時,她的眼光從粉盒鏡上轉向桌上,直到柳丁汁放下,她才看店長一眼,還附贈一枚淫笑……這才讓我發覺一件事──皺眼男孩沒給我杯墊。

           算了,他是新來的。以前那個做很久的小弟不會忘了杯墊這種小事,相信皺眼男孩做久以後就會記得要給杯墊了。

           店長不但苦情還很苦力,說是店長,但他總只請一個小弟,忙起來的時候,櫃臺、吧台、外場,他都得兼顧。不過我很佩服他一點,不管如何,他的服裝儀容總是那麼乾淨整潔。這點看他的袖口便可知曉,是那樣硬挺潔白。

           我洗過男人的衣服,當然是他的。他是公司的主管,平日也沒做什麼粗活,但我很不瞭解他的白襯衫袖口怎麼可以那麼髒。那些髒污早已深入衣料纖維,再強的漂白水也洗不掉。白襯衫洗不白可以再買新的,但名譽髒了,喝幾罐漂白水都洗不清。他為什麼要陷害我呢?說我在公司偷竊,用開除的方式讓我滾出他的視線。他說分手那時,我說過我也不會再理他,他竟然趕盡殺絕讓我愛情、事業兩失意。連看到我都讓他難受嗎……店長都可容忍援交妹在他店裡和別的男人手來腳來,他的眼裡怎麼容不下如小小沙粒的我?

           星探回座時,援交妹剛在嘴唇上塗好紅豔豔的口紅。

           星探的衣領上依舊有著半個唇印,他在廁所裡除了小便,並沒有進行任何處理那半個唇印的工作。或許他想留著,做個紀念或耀吧。依他的個性,耀的成分大點。援交妹一直戴著店長送的黃金手鍊可能也是此種心態。當然,她不會在意店長會不會覺得刺眼……好吧,我承認,覺得刺眼的是我。我也想要個定情信物啊。

           是人都有著想要耀的心理,不過要看自己有什麼值得耀的。我也想要耀,耀我有個年薪百萬、身為外商公司高級主管的男友。但我連個定情信物都沒有……要說有,就我現在還在用的手機勉強算是定情物。六年前他買給我的,當初可是相當高檔的機種。如今,和我的愛情一樣,一毛不值。

          「我出去一下,你等我喔。」

           星探才回座,援交妹竟然要走。

           她真出去了。她走出店門,但她沒往下樓的樓梯方向,向左拐彎走去。

           往那方向走,只能到安全門那裡。打開安全門當然是消防安全用的樓梯間囉,載貨電梯也在那邊。因這棟大樓裡大多是純辦公室,沒什麼貨品要搬來運去,載貨電梯幾乎沒人用。而安全門只能單向開關,可以從樓面進入安全門,但要回來的話要先下到一樓走到前面去搭電梯或走樓梯才能回到原樓面。弄得如此複雜,是為了安全。安全門一樓和頂樓絕對不會上鎖,裡外都可開啟,從各樓層進入安全門內只能到達一樓或頂樓。防止宵小從安全梯和載貨電梯來去自如,但也讓在這棟大樓上班的人懶得從此處進出。

           這棟大樓的二樓是沒電梯可搭的,但載貨電梯可以,但一般人是不會知道安全門後有個載貨電梯的。如果援交妹要下樓,走前面的樓梯快些,如是因為不喜歡走路,走向安全門也是一段長路,她應該不是要下樓……援交妹是想上頂樓去吧。上頂樓只有一個方法:走後面的樓梯,因為前面的樓梯只到十三樓。我猜,援交妹搭載貨電梯上十三樓,再走樓梯上去。然後,店長應該會進小辦公室,打開後門,也到後面去搭載貨電梯,上頂樓和援交妹約會……以前有幾次援交妹像現在一樣離開漫畫店,店長就會進小辦公室去。一小段時間後,援交妹回來,店長稍後也會從小辦公室裡出來。我撞見小辦公室裡有後門,便想像出這情節。

           他帶我上去頂樓過,當然是在下班以後,他直接光明正大走進十三樓的安全門。雖然十三樓的安全門在公司的深處,算是渺無人跡之處,還是得避險。我從漫畫店所在的二樓上去。頂樓,是個沒人會打擾的空間。雖然風很大……就是因為風大,連有癮頭的上班族都不想來這兒偷哈菸。況且哈完菸還得繞大樓一周才能回辦公室,麻煩的要死。有天空可看,雖然是色的……白天都沒人肯來,晚上更不會了。總之,那兒是個不錯的聊心事好地方。

           援交妹知道頂樓怎麼上,應該是店長帶她上去過。年輕人是勇敢的,在那上面,他們做過什麼呢……真令我好奇。

           店長現在在吧台,剛做好的一杯看起來像是巧克力奶茶或咖啡的飲料擺在吧台面上。皺眼男孩走過去被店長叫住,講了幾句話,店長走進小辦公室去了。

           他的步伐比平時快了些,不像個老頭了。我一直看著他,總覺得今天的他哪裡不太一樣……哈!我看見他的右手袖子弄髒了!右手手腕處到手臂一條不規則的深咖啡色漬痕,絕對是巧克力醬惹的禍。對吧,吃燒餅哪有不掉芝麻的!再怎麼細心的人,每天和巧克力醬打交道,怎麼可能不被弄髒呢。

           援交妹走了、店長進小辦公室了,星探邊喝著他的熱咖啡邊無聊地望著窗外。

           皺眼男孩送完一桌的飲料後走向星探。

          「有個女的要我交給你這個。」皺眼男孩交給星探一個……應該是杯墊吧。

           星探接過,看著杯墊,然後順手放進上衣口袋,順便發出一下淫笑。那笑,和援交妹的如出一轍,難怪他們可以一拍即合。

           他走出大門,也沒搭電梯,拐彎……我猜錯了,上頂樓的不是店長,是星探。忘了,援交妹現在是星探的女人。

           沒戲看了,無聊。其實我一直處於無聊狀態,不然為什麼這樣看著這些根本不認識的人。我無聊的程度就像那些掛在牆角、柱子上的監視器,盯著大門、盯著吧台、盯著櫃臺、盯著人,卻不知道盯著的意義。

           還是看我的小叮噹吧,他會拿出竹蜻蜓給大雄,讓大雄飛起來。大雄喜歡宜靜,卻配不上宜靜,所以大雄也是個苦情人。小叮噹幫助他,會不會也來幫助我呢……

           咚!

           好大一聲巨響啊。

           店裡一陣騷動,靠窗座位的客人紛紛看向窗外,然後有些人跑出去了。

          我也貼著窗玻璃看向樓下。角度不好,看不到什麼。不過看到一些剛剛在這兒的客人,但還是不知道他們在看什麼。

           唷,我看到星探慌慌張張一直看一個地方,然後……急急跑掉了。

           不一會,警車、救護車響著警笛集合在路邊。

           不妙!莫非……我也得下去看看了。



           

    <下一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回應主題

    回應本篇


    悄悄話(for謎思報)

    引用文章

    http://mysteryexpress.blog111.fc2.com/tb.php/220-2ba2999a

    《星探?竹蜻蜓?墜落的夢想》011

    《星探?竹蜻蜓?墜落的夢想》011三、人群散了,警察收拾完走了,店長想當然爾被帶走了,沒事的星探還得一起去趟警察局,甚至無聊的皺眼男孩都回家去了。本來警察要我一起去做個筆?...

    《星探?竹蜻蜓?墜落的夢想》011

    人群散了,警察收拾完走了,店長想當然爾被帶走了,沒事的星探還得一起去趟警察局,甚至無聊的皺眼男孩都回家去了。 本來警察要我一起去做個筆?,但我?我還有點事,辦完就去。 這棟大樓安靜很多。看看錶,快四點。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