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y_Express

    歡迎您來到謎思推理報網站,本報隸屬於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為學生觀點之免費電子報。為尊重智財權,欲轉載文章於您的Blog,請務必用"引用"功能並留言告知,BBS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和留言。祝您閱讀愉快!
謎思推理報

近期推理活動/特別推薦

搜尋文章

書展資訊/新書推薦

最新回應

部落格相關

  • 永久Rss位置
  • 請輸入你的E-mail:

    FeedBurner

    最新文章

    文章分類

    謎思任意門

    留言板


    blog小遊戲(不定期更換)

    貓咪.白棋.五子棋.數獨

    樹狀語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星探‧竹蜻蜓‧墜落的夢想》(中) 文/苡蔚

    筆者:苡蔚
    文編:小八

           樓下很熱鬧,大夥圍成一個圈。我個頭小,擠到內圈不困難。

           天啊,是援交妹躺在地上。她那雙大眼,無辜地睜著看天。修長的四肢像舞蹈般擺出難以模仿的姿勢。她腦下血淋淋的一片混著幾許白色……

           她死了。應該是從頂樓掉下來才發出那聲轟然巨響。

          「我知道這女生,她剛才在二樓的漫畫店看漫畫,和她一起的男人往那邊跑了。那男的差不多四十出頭,穿淺灰色襯衫和色長褲,瘦高身材、西裝頭。領子上還沾到半個唇印……」我開口且指給警察星探落跑的方向。


    一個像是領頭的警察要幾個看起來很菜的警察去追捕星探。

         「小姐認識這女孩嗎?」警察頭問我 。


          「我只是漫畫店的常客,常碰到這女孩也來看漫畫。這樣吧,她應該也是漫畫店的會員,店長會有她的資料,問問店長吧。」先給店長留面子,或許這事和他們的愛恨往事無關,就不多嘴了。

           警察頭要人上去叫店長下來。

           警察們開始做事,圍起封鎖線,接著給援交妹照相……人生真是可笑,援交妹想得到試鏡的機會,現在有人替她拍照了,她一定想先換個更撩人的姿勢吧,但她的身體被粉筆圈給框了定型。還有她得先補個妝,她的口紅又擦花了。

           一塊大白布蓋上她的身體時,店長和皺眼男孩出現在我身旁。他們和我被警察頭請進封鎖線內。警察頭要我和店長確認援交妹的身份。我和她真的不熟,不想再看見她悽慘的死相了,店長和警察頭蹲在援交妹的頭部邊,警察頭掀開白布讓店長看。他的表情……實在很難形容,五味雜陳吧。

           下個步驟,警察頭開始問問題。我向他報告我看見援交妹和星探先後離開及可能是上頂樓的想像。

          「妳在這棟大樓工作過,所以知道上頂樓的方法,那個女孩怎麼會知道?」

           警察頭這問題問得真不錯,我使個眼色讓他看向店長。

           店長知趣,這問題不回答是不行的。他向警察頭交代他和援交妹曾交往的事。經營漫畫店讓他很沒時間和援交妹獨處,趁著不太忙碌的時間,他們會上頂樓去聊聊心事。

           看著店長講述苦情往事,我發現他一直在摸著自己的手臂。他的袖子不知在何時捲起來了,手臂暴露一截在空氣中,他似乎很不習慣。他愛乾淨,應該是發現袖子沾到巧克力醬,暫時無法清洗乾淨,只好將袖子捲起來,眼不見為淨。和援交妹同款的黃金手鍊在陽光下黃燦燦的,他真不覺刺眼嗎?

          「冤枉啊!大人!」

           星探被逮到,讓兩名警察押送到封鎖線內。

          「我沒殺她啦!我上去頂樓的時候沒看見她,還覺得被她耍了,我很生氣地下樓,在這裡看到她的屍體,太驚嚇才跑掉的啦!真的不是我殺的啦!搞不好是她自己不想活了,自己跳下來的啦!」

           警察頭說:「她不太可能是自殺的。如果是自己跳下來,著地時臉部及身體應是正面朝下。但這女孩著地時臉孔朝上,被人推下來或意外的可能性比較大。」

           星探被手銬銬住的雙手舉起,指向皺眼男孩。「你問他啊,是那個女的要他交給我一個杯墊,上面寫說她在頂樓等我,還寫了怎麼上去的方法!是那個女的要我上去的啊,我想說她有什麼新花招要和我玩,我才上去的啦!」

           警察頭看向皺眼男孩。他的皺眼在陽光下,更皺了。

         「那是店長交給我的,我照店長的說法跟這位客人說的。」

           警察頭的眼光轉向店長。


         「是這樣沒錯。是那女孩交給我,要我等她離開後再交給這位先生。但我還有事情要處理,所以交代給我的服務生。」

           店長的回答中,一陣大風吹來,吹起蓋在援交妹屍體上的白布。

          「哇!」星探一個驚人的叫喊。

           眾人看向他發出強烈顫抖的雙腿。

           他尿褲子了。

           好笑喔,是人都會笑,店長也不例外。

           不過,他的笑不止是笑而已,帶著一股……詭異吧。當我試圖深入解讀,那份怪異已然從他揚起的嘴角消逝。

           這不得不讓我將事件從頭回想起。當我走進漫畫店,第一個看見的是皺眼男孩……我看向他,他皺起的眼無聊地四處張望。他就是如此散漫,才會忘了給我杯墊。杯墊……是杯墊沒錯。援交妹在漫畫店裡和店長只有過一次接觸,這當中,有個杯墊。不過,是店長交給援交妹,不是援交妹交給店長。

           大風依舊,一個警察找來磚頭壓住隨風飛揚的白布四角。忙中有錯,援交妹的左手露在白布外。

           那支戴著黃金手鍊的手點點幾處似紅色、似咖啡色、快乾掉的血漬。皮肉由高處墜落,不免有傷,更何況她細皮嫩肉的。

          「把他帶走!」警察頭下令,要帶走星探。

          「慢著!」我喊。

          「小姐,妳有意見嗎?」

          「兇手不是他!是他!」我的手指指向店長。

           我的突然讓店長愕然。

          「杯墊還在吧,拿出來看看。」我向星探說。

          「在!在!」星探趕緊拿出來交給我。

          「杯墊背面的字應該是你的筆跡吧。」我將杯墊晃在店長眼前。

           他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剛在漫畫店裡,我正好坐在那女孩的後面,她的一舉一動我可是一清二楚。你送飲料過去時,她並沒有交給你任何東西,在她走出店時也沒再和你有任何接觸。她曾和你上頂樓過,我想,這枚杯墊是你第一次要帶她上頂樓所寫的,所以寫了上去的方法。可能是你試圖製造浪漫遊戲,當她在看漫畫時,經由送飲料你交給她杯墊,然後她按圖索驥上到頂樓,而你已在上面等候她的光臨。」

          「是這樣嗎?」警察頭問店長。

           他想點頭,又想搖頭,左腦和右腦不同的思考,讓他不知所措的脖子僵硬著。

           我轉向皺眼男孩。「他們那張桌子收了沒?柳丁汁下的杯墊背面應該也寫了上頂樓之類的文字。店長先生交給女孩,女孩看見,以為舊情人又想玩昔日的浪漫遊戲,踏著雀躍腳步卻不知步步在邁向死亡。」

         「剛我收桌子時看到了。上面寫著:我有事跟妳說,上頂樓。」原來皺眼男孩的視力並不差。

         「這麼奇怪的事,你剛怎麼不說。」警察頭有些惱怒。

         「奇怪嗎?有時不想花時間找紙,我也常在杯墊上記些有的沒的。在杯墊上寫字不是什麼奇怪的舉動吧,而且,你也沒問我……」他無辜地說。

         「對!是我要她上頂樓,但是我沒上去!我要讓她空等,然後讓她的男伴上去,耍耍她,只是報復她拋棄我!她不但騙我的感情還騙我的錢!我負債上百萬都是給她買衣服、買皮包,她卻心不專一!我只不過耍耍她算便宜她了!」店長由心發出的吶喊,衷心的,只有一半的比例吧。

          「案發當時,你在店裡嗎?」警察頭問店長。

          「是,我在辦公室裡。」

          「你的辦公室裡有後門,可以不經由大門出入,你是從那裡出去打開安全門,搭載貨電梯上十三樓,再走樓梯上頂樓的吧。」

          「我沒有!我一直在辦公室裡!」他向我咆哮。

          「妳說的安全門和載貨電梯那裡有監視錄影嗎?」警察頭問我。

          「唉,沒有。因為少人進出。我和一樓的管理員伯伯聊過天,他的櫃臺裡就可以看到幾個螢幕播放各個監視器的畫面,但沒有後面的,也沒載貨電梯的。」

           店長笑了。這笑,令我氣憤。

         「我能證明你和那女孩在頂樓接觸過!你看她的手,沾了什麼!巧克力醬啊!因為她在要被你推下樓時緊捉住你的手臂!你在上頂樓前不小心讓巧克力醬弄髒袖子被我看見了!」其實我是唬他的。援交妹手上到底有沒沾到巧克力醬,我不確定。

           店長的笑持續著,「是她自己弄到的。」

         「她喝的是柳丁汁,那位先生喝的是咖啡,她去哪裡沾巧克力醬啊。」

         「我們店裡很多漫畫書上都讓巧克力醬給弄髒,或許是她摸到了。」

         「她根本都還沒拿漫畫來看!」

          「這有很多可能性,或許她經過別人的桌子碰到的,也或許她那張桌子沒擦乾淨,先前客人遺留在桌面上,她不小心觸碰而沒察覺,還有很多種可能……」

           「不然,查看你店裡的監視錄影啊!」

           「小店經費不足,監視器只監視沒錄影。」

            慘了,全給他反駁了。

          「你有看見嗎?」我問皺眼男孩。

          「呃……沒注意耶。」

           年輕人啊!死了人還傻呆呆地散漫中!

          「反正兇手不是我,你們先放了我吧!」才覺無言,還好星探發言撐一下場面。

          「事情還是跟你有關!」警察頭對他說。

           是啊,他領口上紅豔豔的唇印可是援交妹生前最後遺物啊……」我發現了!

         「不如,你放下你的袖子吧。女孩走出漫畫店前剛補好新口紅,但我方才看見她的口紅擦花了,那是和物體摩擦過才造成的。瞧瞧那位先生的衣領,你捲起的袖子上不會也有……」

           店長的笑頓時卡住。

           警察頭很自動地走向店長面前,替店長放下袖子。

           他的袖子不止沾上巧克力醬,還有紅色的……是援交妹的口紅痕跡。

          「她想陷害我!她自己想死的!我一上去就看到她爬到牆頭上,她朝我笑著,我急得要伸手抱她下來,她不要,一直在掙扎,口紅是那時候沾到的,但我沒推她,我是要拉她下來!是她想死!還要拖我下水!」店長又吶喊了,「她已經讓我一無所有!還要我成為殺人兇手!真的不是我! 」

            店長的苦情淚水在此刻流下,震動了不少人心吧,但不包含我在內。

          「女孩雖然對感情不專,但她有著像娜娜一樣成為大明星的崇高夢想,她怎麼會想死呢?」

          「對啊、對啊!她直催我帶她試鏡才肯跟我上床!她不會想死的!」星探答腔。

           店長的淚水嘎然而止。「對,是我殺了她,我親手將她推下樓。」

           警察頭替星探解開手銬,將手銬銬到店長的雙手上。

          「我真的很愛她,沒有時間陪她,我以為用金錢可以彌補她。她會到漫畫店看漫畫,我以為她是想要陪我,有時她會跟一些男孩子在一起,我以為她只是無聊。漸漸地,我背著快吃不消的龐大債務壓力,但她並不體諒我,並且毫不留情地提出分手。我答應她,但希望和她還是好朋友。是,她當我是朋友,還是經常出現在漫畫店。還能看見她,我感到心滿意足,且我相信,當我的經濟狀況改善之後,我還有機會挽回她的心。上個禮拜,跟我多年的服務生不經意說出她在店裡援交的事,我氣得開除了他。其實,我心裡很明白的,不需要別人再告訴我,挖開我的傷口。……我一無所有了,我想死,但我不想她如此不珍惜自己地活下去,我決定帶她走,將殺人罪名嫁禍給最近常和她在一起的這個男人,給我們陪葬。我將她抱上圍牆牆頭。那堵牆不很高面很,樓下的人抬起頭不會看見有人坐在牆上。我們曾經一起坐在上面吹著風、聊著天。而這次,我沒一起坐上去,而且是要把她推下去。她掙扎時我起過不忍之心,但已經來不及了,我還……失去了一躍而下的勇氣。……先前的一切佈局只為了陷害她的男伴,並不是為了脫罪,所以沒想到杯墊上筆跡的事。我想過,就算被附近大樓裡的人瞧見,那就算那男人命大。當我回到店裡時赫然發現她的口紅沾上我的袖子,來不及洗淨,警察就來了,我只好捲起袖子,我開始害怕被揭穿,原來,我是個沒勇氣的人。」

           警察們進行收攤的工作時,店長幽幽然說出他的心路歷程。

     

    <上一頁> <下一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回應主題

    回應本篇


    悄悄話(for謎思報)

    引用文章

    http://mysteryexpress.blog111.fc2.com/tb.php/221-a3b761a1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