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y_Express

    歡迎您來到謎思推理報網站,本報隸屬於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為學生觀點之免費電子報。為尊重智財權,欲轉載文章於您的Blog,請務必用"引用"功能並留言告知,BBS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和留言。祝您閱讀愉快!
謎思推理報

近期推理活動/特別推薦

搜尋文章

書展資訊/新書推薦

最新回應

部落格相關

  • 永久Rss位置
  • 請輸入你的E-mail:

    FeedBurner

    最新文章

    文章分類

    謎思任意門

    留言板


    blog小遊戲(不定期更換)

    貓咪.白棋.五子棋.數獨

    樹狀語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消失的汙點證人

    編輯、筆者:陳嘉振
    文編:小云


            三島東傑和檢察官L君坐在一棟大樓的出入口,他剛剛夥同檢察官L君和刑事局的警員Z君來到這棟大樓。三島東傑是受到檢察官L君之邀才會來到這裡。他們兩個人坐在大樓一樓的門口前等待,至於警員Z君則獨自上樓帶人。
     
            「你要我怎麼幫你?」三島東傑問。
     
            「當我從那個汙點證人口中問不出話的時候,就換你接手吧!」
     
            L君是負責調查上個月銀行搶案的檢察官。上個月某家銀行被五名持槍搶匪搶走了一億多元,經過警方兩個禮拜的追緝,依舊徒勞無功,完全沒有進展。好幾次根據線報,掌握住搶匪的所在地,但當警方到場進行攻堅的時候,被層層包圍的大樓卻找不到搶匪。

            然而,上個星期卻出現了戲劇性的轉折:搶匪之一的A君出面投案,轉為污點證人,替警方提供線索。A君之所以投案的原因,就是在於他吃,將搶來的一億元私吞藏匿起來,而其餘的四名搶匪也因此與他反目成仇,不知該如何善後的A君最後只好選擇投案,以保住自己的性命安全。
     
            也就是因為如此,警方除了得持續追緝其他四名搶匪,還必須加派人手保護A君的安全,至於今天警員Z君和檢察官L君來到這棟大樓,就是要把A君帶出這棟大樓,依據他的說詞去取得他藏匿起來的贓款。
     
            「你認為他會乖乖帶我們去找出贓款嗎?」
     
            「他最好會!他如果不乖乖配合的話,別想要我依據先前談判的條件從輕量刑。」說到這裡,L君臉色遽然一沉,「不過我比擔心的不是這個。」
     
            「是什麼?」
     
            「我懷疑警方裡頭有內鬼?」
     
            「內鬼?」
     
            「嗯,這是A君透漏給我們的訊息,他說搶匪當中有人有跟警方的人搭上線。」
     
            「什麼?這可信度高嗎?」
     
            「可信度很高啊,不然沒道理前幾次圍捕都撲了個空。肯定是警方有人把消息先放給搶匪們。」
     
            「這樣啊……」
     
            「所以我們證人保護小組最近對於行程可說是保密到家,深怕汙點證人的行蹤曝了光。要知道,那四個在逃的綁匪可是跟我們一樣急著想知道贓款的下落啊!」
     
            「L檢座!」突然自遠處傳來招呼聲––––是這起搶案發生的轄區分局副分局長K。他也是這次指揮證人保護任務小組的長官。
     
           「K副局長你好,這位是……」
     
            L君連忙起身致意,並且伸手指向三島東傑,不過他還來不及介紹三島東傑,快步走近的K副局長就急著發問。
     
            「證人何時離開的?」
     
            「這……抱歉,我忘記先知會你了,我預計下午兩點半帶他離開,也就是稍後,比預定的時間早了一點……」
     
            「糟了!A君不見了!」突然,Z君神色慌張地走出大樓門口,向在樓下等候的三人喊道。
     
           「怎麼會?」另外三人聞訊大喊。
     
            三個人跟著Z君,連忙趕到汙點證人A被警方安置的臨時住所,那是位於這棟大廈第七層樓的一間套房。
     
           四人站在室外,只見玄關處有一名便衣警員倒臥在血泊之中,而屋內的沙發上還坐著一名頭部中槍的便衣警員。
     
            「這是怎麼回事?」副分局長K問道。
     
            「糟了,A君被人帶走了,怎麼會……這個行動明明是很保密的啊,那些搶匪怎麼知道A君的所在地?」檢察官L君一臉茫然地問道。
     
           「可惡,早就說過我們局裏有內鬼,不然先前的圍捕行動也不會走漏風聲。」員警Z君咬著牙說道。
     
            「呃……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一下,」久久搭不上話的三島東傑此時向其他人問道,「這兩名便衣警員的配置是怎樣的?」
     
            「你是什麼意思?」檢察官L君不解地問。
     
           「我的意思是,保護A君的兩名警員是同時在室內?還是同時在室外?或是一人在室內,一人在室外?」
     
            「是一人在室外警戒,另一人在室內監視著A君。」員警Z君解釋道。
     
            「這樣啊……」三島東傑陷入了一陣沉思。
     
            「媽的,我現在馬上去報告局長這件事,要他從局裡派出大批人馬搜尋A君的下落,千萬不能讓那些搶匪得逞。」K副分局長邊說邊自上衣口袋拿出手機。
     
            「等等!我想不用這麼麻煩了。」三島東傑露出詭異的笑容,「我想請那個內鬼幫我們聯絡那四個搶匪,就可以知道A君跟他們的下落了。」
     
            「什麼?」現場一陣驚呼。
     
            「因為內鬼就在我們之中,就是你!」三島東傑的視線落在某個人身上。
     
    【問題】請問內鬼究竟是誰?



























    【答案】內鬼是副分局長K。
     
            是副分局長K早其他人一步來到A君被警方安置的住所,殺死兩名便衣員警,再由四名搶匪將A君帶走。
     
            這是怎麼推斷出來的呢?倘若是便衣不認識的人,肯定會不讓對方進到室內,那麼就算歹徒順利強行突破,那麼在室外警戒的便衣也應該是死在門外,而非倒在室內的玄關。由兩人皆陳屍室內的情形看來,可以推斷出兇手應該是在室外的便衣員警許可之下進到室內,先射殺室內監視A君的便衣員警,然後再射殺衝進室內察看情況的另一名便衣員警。
     
            換言之,殺害兩名便衣的兇手一定是證人保護小組的一員。
     
            當然,這麼一來,檢察官L君和員警Z君也有可能。不過最關鍵的破綻,還是在於副分局長K問的那句話:「證人何時離開的?」
     
            由檢察官L的解釋:「這……抱歉,我忘了先跟你講了,我預計下午兩點半帶他離開,也就是稍後,比預定的時間早了一點……」可以得知,副分局長K應該是不知道證人即將離開的時間(他應該只知道預定離開的時間,而非檢察官臨時起意提前的時間),更不可能知道證人早就離開,被帶走了。
     
            在副分局長K不知道的情況之下,他應該是要問「證人何時要離開?」,而非「證人何時離開的?」
     
            會說出「證人何時離開的?」這句話,代表他知道證人「已經」離開的事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回應主題

    好文字推理的故事~!哈!
    頗喜歡的
    簡潔有力

    回應本篇


    悄悄話(for謎思報)

    引用文章

    http://mysteryexpress.blog111.fc2.com/tb.php/257-9e567e2c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