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y_Express

    歡迎您來到謎思推理報網站,本報隸屬於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為學生觀點之免費電子報。為尊重智財權,欲轉載文章於您的Blog,請務必用"引用"功能並留言告知,BBS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和留言。祝您閱讀愉快!
謎思推理報

近期推理活動/特別推薦

搜尋文章

書展資訊/新書推薦

最新回應

部落格相關

  • 永久Rss位置
  • 請輸入你的E-mail:

    FeedBurner

    最新文章

    文章分類

    謎思任意門

    留言板


    blog小遊戲(不定期更換)

    貓咪.白棋.五子棋.數獨

    樹狀語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打擊練習場上的失誤

    編輯、筆者:陳嘉振
    文編:



      直到現在,我還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一切:F君已經死了,死於我縱棒球場上十多年的拿手武器,四縫線快速直球。

      誰叫F君當時對我冷潮熱諷,我一時氣不過隨手拿了籃子裡的一顆紅線球,朝他頭頂使勁丟去,好死不死地就正中他的太陽穴,只見F君連痛都來不及喊,就僵直地往旁邊一倒,然後一動也不動地倒在地上。

      在確認F君已經死了之後,我整個人腦中霎時一片空白,呆站在原地動彈不得。打擊練習場內的昏暗燈光,似乎是象徵著我逐漸暗淡的前程。

      不行!我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燃起鬥志打算挽救自己未來的我,先是自櫃子裡隨手拿了一頂頭盔和一根球棒,然後彎下身子拖著F君沉重的屍體,朝打擊練習區的方向移動。

      F君是我們隊上的當家一壘手,亦是隊上的第四棒中心打者,他的打擊表現十分傑出,打擊率一直維持在三成上下,而且他沒有「左投剋左打」的弱點。唯一為人所詬病的地方,就是在於得點圈打擊率過低,往往壘上有人需要他一棒把分數打回來的時候,他的棒子卻在關鍵時刻軟掉。

      這個現象一直讓打擊教練和球評們感到不解,我也一直想不透這個原因,直到有天他找我去他家喝酒聊天,我才了解他「得點圈打擊率不振」的成因。

      因為他收受組頭的賄賂打放水球!而現在他竟然找上我這個隊上最倚重的中繼投手。因為光靠打者的表現有時不夠保險,畢竟打擊得依照打序的配合,如果關鍵時刻輪不到F君上場打擊,那想叫他放水也是莫可奈何。因此組頭那邊要他找一名隊友,最好是投手,這麼一來,才能確保比賽結果更符合組頭們的預期。

      剛開始我態度嚴正地給予回拒,但是看到他自桌下的紙箱上拿出一大疊的鈔票時,我堅定的心志開始動搖,因為我的手頭最近也挺緊的。

      F君見我心意動搖,開始對我灌迷湯,說什麼他能夠有錢去投資打擊練習場,也是因為有這筆外快的幫忙,依現在台灣職棒球團經營的模式,我們這些球員肯定得不到任何的保障,倒不如趁機撈一筆,替自己短暫沒有保障的球員生涯預留一些退休金。

      雖然我知道收錢打放水球是不對的,但是我當時手頭真的很緊,所以我點頭答應了。

      三天後的一場比賽,我依照指示在上場中繼的時候,丟了三分,導致球隊輸球。雖然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但是我內心的罪惡感卻總是揮之不去。於是我今天到F君經營的打擊練習場找他談判,跟他講我要退出,再也不幹這種骯髒的勾當。

      誰知他威脅我,說我既然都已經沾鍋了,怎麼還能夠全身而退、厚顏說自己是不沾鍋,還說如果我不繼續配合,他就要叫道上弟兄關照關照我的家人。

      他的威脅激起了我的憤怒,也連帶使我失去控制,導致了悲劇的發生。

      我拖著斷了氣的F君到打擊練習區,想要偽造成他在打擊練習的時候不慎被發球機發出的球給擊中的意外。為求意外的場景更加逼真,我把躺在打擊區上、已經死去的他扶起來,並且替他戴上頭盔,然後再讓他倒下。這麼一來,頭盔掉下的位置就不會不自然了。

      在放手讓他倒下之前,他右耳上的耳環在我的眼前晃了晃,這個景象觸發了我的靈感。對了!一般說來,發球機都是固定的,要他發生意外應該是不太可能的事,所以我設想出一個情境:他在揮擊的時候,由於力道過猛導致右耳上的耳環掉下來,而他立刻下意識地彎下身撿耳環,啵!就這樣子意外發生啦!

      對!就這樣辦,我左手扶著他,右手卸下他的耳環,然後丟在打擊區旁的本壘板上,最後再放開F君,讓他整個人倒在打擊區上。

      此時,自他頭頂落下的頭盔,撞擊到地面的聲響異常地響亮,即便我知道打擊練習場裡一個人都沒有,但我還是忍不住嚇了一跳。

      接著,我跑到投球機那邊,設定好投球機的狀態。等到投球機把機器裡的球發射完畢之後,我才從後門離開打擊練習場。當然,我沒有忘記把造成F君死亡的那個球上的指紋給擦掉。

      在關上門之前,我想:這個意外應該安排得完美無缺吧?



      隔天早上,我到F君經營的打擊練習場,因為我本來跟隊上的另一位隊友約定好今天要到他的打擊練習場談事情,我也想順道藉著這個機會看看現場的情況究竟如何。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在警員告知我F君喪命的消息時,我故作驚訝地問。

      「應該是意外吧!我想他是在做打擊練習的時候,為了要撿掉落在地上的耳環,才會不慎被發出的球擊中太陽穴。」

      太好了,警方果然中了我的故佈疑陣而渾然不自覺,看來此案應該就會以意外結案吧?

      「那可不一定!」

      從陳屍處那邊傳來這句話,我大吃一驚地往聲音來源看去,是一名身穿便衣的年輕男子,看他的樣子應該不是警察。

      「那你又有什麼看法呢?三島東傑。」員警以揶揄的口吻問道。

      「我想這個現場應該是有人偽造成意外的假象吧?」那個被稱做三島東傑的男子回答。

      什麼?怎麼可能?這個三島東傑是怎麼看破我的故佈疑陣?


    【問題】這起打擊練習場上的失誤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答案】

    失誤就在頭盔。

    從文中的描述「(戴上頭盔的)他右耳上的耳環在我的眼前晃了晃」,可以得知死者當時戴的頭盔是給右打者使用的頭盔。由於犯人鑄下大錯之後,一時慌亂,才會沒有注意死者是左打者,應該使用給左打者使用的頭盔,而「自櫃子裡隨手拿了一頂(給右打者使用的)頭盔」,才得以讓三島東傑看出破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回應主題

    回應本篇


    悄悄話(for謎思報)

    引用文章

    http://mysteryexpress.blog111.fc2.com/tb.php/258-b9f6122e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