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y_Express

    歡迎您來到謎思推理報網站,本報隸屬於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為學生觀點之免費電子報。為尊重智財權,欲轉載文章於您的Blog,請務必用"引用"功能並留言告知,BBS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和留言。祝您閱讀愉快!
謎思推理報

近期推理活動/特別推薦

搜尋文章

書展資訊/新書推薦

最新回應

部落格相關

  • 永久Rss位置
  • 請輸入你的E-mail:

    FeedBurner

    最新文章

    文章分類

    謎思任意門

    留言板


    blog小遊戲(不定期更換)

    貓咪.白棋.五子棋.數獨

    樹狀語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眼中的殺意(上)  文/林斯諺

     眼中的殺意(上)

      文/林斯諺


      


      一切是來得那麼突然,莉寧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便掉入恐懼的深淵。

      她兩手緊拉著被褥,不斷地往上提蓋過下巴;兩眼直勾勾地盯著窗外,盯著那團令她全身發抖凍寒的物體。
     

       


    與床鋪平行的對牆邊裝設著一道開往小陽台的門,門邊是一扇窗,斜對著床腳邊的房門。窗簾於此刻是往兩邊收攏的,夜裡的月光從窗外透入,形成視線中幽暗的微亮。

      在這小小的方形房間內,壓迫感格外顯著。

      為了避免七月的悶熱,窗戶是敞開著的,但透氣用的紗窗緊閉;就在紗窗後,那讓人心寒的「臉」,靜靜地注視著她。

      說「臉」不甚恰當,因為所有的臉都被色的長髮給覆蓋住了,只露出一隻閃閃發亮的眼眸。如同日本鬼片中的長髮女鬼似的,那張臉靜止在窗外默然地注視著莉寧。

      她發不出尖叫,只能僵硬地繼續躺著,用忘了眨眼的雙眸回盯著那張臉;少頃,長髮女鬼突然從窗外消失,留下寂靜的延續。

      莉寧仍僵在床上,驚魂甫定,腦中浮現上禮拜凌晨時的畫面。那時她也是被不知名的聲響所弄醒,接著便發現窗口盯著她看的臉。

      而這一切,全要追溯回兩個禮拜前令人發毛的夜晚,那名長髮女人的第一次出現……

     

     

    * * *

     

      那是一個悶熱的夜。

      莉寧一個人提著小包包,走在空曠的小路上。

      從台東的某大學畢業後,她接受了畢業等於失業的事實,徘徊於求職的迴路迷宮中,度過了昏暗的兩年。

      由於家庭破碎,家裡無法提供支助,她只好自力更生,斷斷續續換了許多工作,辛苦過活。

      好不容易在今年初,她於花蓮市區新建的百貨公司內找到了一份工作,負責販售旅行皮箱。

      她是晚班人員,下班時都已經是十點多了,回家後洗過澡便立即上床,因為隔天還有在餐廳服務的工作,不能熬夜。

      莉寧租的房間離市區不遠,租價便宜,整棟樓的房間都是租給社會人士,男女不限。她花了不少時間與力氣才找到這棟離上班地點近、價格又不會太離譜的房子,也顧不得裡頭的房客龍蛇混雜。

      之前為了急用,她把機車給賣了,反正住的地方離市區近,只要步行就可以了。不過嚴格說來,所謂近,是指直線距離而言,若沿著大馬路走的話,必須繞一圈才能到達市區,沒有交通工具的話十分費時;但莉寧看中的就是這棟房子的背面,是一片荒蕪的田埂與林地,只要直線穿越這片廢地,便可以從小岔路出去,到達通往市區的大馬路。

      這便是她每天往返的路線。

      晚間過十點,莉寧拖著疲憊的身軀,在昏暗的小路上行走;頭十分疼痛,已經痛了好幾天了。這時心中湧生一股酸苦。

      說實在的,她相當不喜歡這條路線,毫無人跡、暗、讓人恐懼、容易發生危險;她總是提心吊膽,用最快的速度穿越這片猶如死城般的林地。穿越的當時,便埋怨起自己的人生為何過得這麼辛苦,就跟夜一般了無光澤。

      眼前除了壓壓的林木與田園,偶爾還會出現幾棟頹圮的木屋,若隱若現在林間,但她從來不會多看一眼,總是快步疾行,片刻不停留。

      藉著月光與遠處的燈光,她勉強能辨認小路的輪廓;在她的提包裡隨時都放著一支手電筒,萬一沒有光源,便可以拿出來應急。

      過著這樣的生活,竟也持續了半年;對於暗的返家路線所生的恐懼,她最後也麻痺了。

      腦中想著今天上班時間於人群中所瞥見的俊男,她不自覺地陶醉了起來;同一時間,眼角捕捉到前方地上的角落,閃現了游絲般的光暈。

      ──奇怪,這裡為什麼會有光?

      就她所知,這片廢地是無人居住的,僅有的幾間木屋都是廢棄的建築。

      她往前走,朝光的方向望去,一時之間,遏止不住心中的恐懼。

      光的來源是右邊的林地間,隱藏在枝葉茂密的樹叢中的是一間木造平房;面對莉寧的一扇窗上透出了人影,那人影,是一名長髮女子的身形。

      女子以側身面對窗戶,微微低著頭不知在注視著什麼,瀰漫著哀戚感;或許是光線不強的緣故,整個側影輕飄飄的,神似鬼魂。

      也不知道是太有勇氣,還是因驚嚇過度而全身僵硬,莉寧沒有拔腿狂奔,而是呆立在原地。

      盯了有五分鐘,她才快速奔跑離開現場,感受到心中醞釀的恐懼爆發。

      回到房間後,連澡也沒洗,直接躲入被窩中,腦海不斷重複播放長髮女子的影像;頭愈發痛了起來,躺了好久才入睡。

      第二天,她在床邊吃著買好的麵包,思忖著今天該走哪條路去上班。

      ──我知道自己不是膽小的人,不是那種怕鬼的小女生。應該趁著白天的時刻,到木屋去看看,不能放著這個疑惑不管。

      莉寧拿了提包,從房子後門出發,踏上泥土小路,心頭躍動。

      路上仍是杳無人跡,雖然是白天,卻有一種陰森的空寂。

      來到木屋處,她放輕腳步,踏入林中,朝昨晚出現人影的那扇窗逼近。

      從空的窗格子探入裡頭看,空蕩蕩的一片,連家具也沒有;地上多是髒污的土或從窗外飄進的落葉,沒有人待過的跡象。她瞥了幾眼便立刻離開。

      昨晚會不會是幻覺?近來頭痛加劇,應該是太勞累的緣故;之前她患過幻聽,醫生說是太勞累、壓力太大,要她多休息。這次,或許也是同樣的情況吧……

      努力說服自己沒有什麼事後,莉寧踩著輕快的步伐上班去。

      不過,長髮女子的影像,始終無法從心頭抹滅。

      經過了同樣疲累的一天,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時間,莉寧踏上返家的路途。

      在百貨公司前躊躇了半晌,最後還是決定走原本的林間小路。

      今晚的心情,與過往不太一樣,因為內心中懸掛著疑慮,無法釋懷。她戰戰兢兢地走著每一步。

      暗中,草木皆兵的恐懼感深深瀰漫著,月亮被雲團遮掩了。莉寧打開提包,取出手電筒,發覺自己的手在顫抖。

      來到木屋所在處,她緩緩地將頭往右轉……

      空窗格子透出昏黃的光,窗框深深地框起長髮女人低著頭的側影,就像剪影一般……

      她的頭又痛了起來。

      莉寧拿起手電筒往窗口照;手電筒的光與屋內透出的光合而為一。窗後的女人似乎意識到燈光,緩慢轉頭過來。

      被長髮覆滿的臉上,只露出一隻眼睛。

      莉寧拔腿狂奔,沒有再回頭。

     


    - 1-


    下一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回應主題

    回應本篇


    悄悄話(for謎思報)

    引用文章

    http://mysteryexpress.blog111.fc2.com/tb.php/36-2f3f22bf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