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y_Express

    歡迎您來到謎思推理報網站,本報隸屬於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為學生觀點之免費電子報。為尊重智財權,欲轉載文章於您的Blog,請務必用"引用"功能並留言告知,BBS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和留言。祝您閱讀愉快!
謎思推理報

近期推理活動/特別推薦

搜尋文章

書展資訊/新書推薦

最新回應

部落格相關

  • 永久Rss位置
  • 請輸入你的E-mail:

    FeedBurner

    最新文章

    文章分類

    謎思任意門

    留言板


    blog小遊戲(不定期更換)

    貓咪.白棋.五子棋.數獨

    樹狀語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眼中的殺意(中)  文/林斯諺

     眼中的殺意(中)


    文/林斯諺



      「真有這種事嗎?」怡娟啃了一口勁辣雞腿堡,說。

      她有一張清秀的臉龐,身材略顯豐滿,穿著白色無袖上衣,頗有幾分姿色;長長的頭髮在腦後紮起俏麗的馬尾,隨著頭部轉向而晃動。

    怡娟住在莉寧隔壁,她在一家書店工作,因為工作時間的關係,兩人白天在公寓不常遇到,但偶爾中午會一起吃飯。

      此刻兩人坐在花蓮市中山路的麥當勞一樓,望著窗外的車群與人群。

      「信不信由你,」莉寧嘆了口氣,回答。她抓起可樂杯啜了一口。

      她跟怡娟不算太熟,不過目前也只有她能傾訴了。

      「遇上那女人的第三天晚上,我走大馬路回家,繞一圈走得腿酸得要死;隔天早上,我走那條林間小路,經過木屋時,仍鼓起勇氣到窗邊探查;不過,仍是什麼都沒發現。」

      「後來呢?」

      「我真的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接下來的幾天晚上,我仍舊選擇走林間小路,可是卻沒再遇上那女人了。」

      「消失了?」

      「嗯,不過,我有拿了手電筒,走到窗邊往屋內照,結果什麼也沒照到。」

      「在晚上這麼做?天啊,你真是太有膽了!」

      莉寧苦笑,「我也不知道,我這個人很奇怪,總是有一種盲目的勇氣。我還記得每次跟朋友去海邊旅行時,看到告示牌寫著前方危險禁止前進時,二話不說就繼續前進,不知道是太傻還是太勇敢。」

      「我想都有吧。那件事還有後續嗎?」

      「有。接下去的兩個禮拜內,在凌晨發生三次同樣奇怪的事件。幾乎在同一時間我被莫名的聲音吵起,然後便發現窗口貼著一張臉,就是那長髮女人的臉。」

      「你沒呼救嗎?」怡娟皺著眉問。

      「沒有。那女人窺探一會兒就消失了,隔天我打開陽台的門查看,也是什麼都沒發現。」

      「所以你總共目擊了這女人五次。」

      「嗯,每次看到她我頭都好痛。這件事造成我好大的壓力,每天出門都得苦惱今天該選哪一條路去上班。選大馬路的話,上班一定會遲到,唉,真的好煩啊。」

      莉寧右手托著腮,手肘抵著桌面,神色黯淡了下來。

      怡娟躊躇了半晌,問:「你最近是不是很累?我是指這件事發生之前?」

      「我是很累沒錯。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要說這整件事是我的幻覺對不對?因為聽起來相當離譜。我承認我頭很痛,也曾經有過幻聽,我現在已經分不清楚現實與虛幻了。」

      怡娟啜了一口紅茶,盯視著外頭的景物,說:「莉寧,我記得你上次提過,你以前做過一個手術,名叫角膜移植之類的,是吧?」

      她抬起頭來,神色驚訝,「咦?有的,兩年前的事了吧。怎麼了嗎?」

      「你有沒有聽過一種說法,死亡的人最後看到的影像會殘留在視網膜上,因此,接受角膜移植的人,有機會目睹捐贈角膜者最後看到的畫面。」

      「我知道,可是,這不可能吧,這不是科幻小說中虛構的情節?難道你的意思是我看到的長髮女人是……」莉寧知道怡娟喜歡看科幻小說,不過她竟然試圖用裡頭的情節來解釋自己的遭遇,這太過頭了。

      「你怎麼知道這不可能?」怡娟的語氣嚴肅起來,「科學不能解釋的事情太多了,人類所知又是那麼少,這世界上那麼多靈異的事情不是到現在都還沒有解答嗎?我不認為我提出的假設有多誇張。」

      莉寧默然了。角膜捐贈,死前影像……可能嗎?

      「莉寧,你知道捐贈角膜給你的人是怎麼死的嗎?」

      「我……當然不知道。」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查查看,我直覺你遇到的事應該跟角膜移植有關聯;如果你相當確定自己不是因病產生幻覺的話。」

      因為怡娟下午的上班時間將至,兩人的談話到此為止。她們在路口分手。

     

    * * *

     

      當晚,莉寧繞大馬路回到住處,途中在便利商店買了份報紙。並非是她有看報紙的習慣,而是下午下了場大雨,鞋子溼透了,需要些報紙來塞進鞋中吸乾水分。平常報紙、新聞她一律不看,這可說是她半年來第一次買報紙。

      撕報紙時瞄到社會版新聞,「屍體切割狂」幾個字掠過眼前。好像有聽同事說,最近北部出現變態殺人狂,已有兩人遇害;其他還有神秘客瘋狂縱火的新聞,弄得人心惶惶。不過,她不關心這種事,反正每天都在發生嘛。

      這麼晚的時間,莉寧本想到陽台上去看看,想想還是算了。直接上床睡覺吧。

      她關上床對邊的窗戶,上了床鋪,心中又酸苦起來。其實,她是想搬離這個地方的,要不是房租與地點的合適,她一定會搬走的;雖然房間組成算不錯,每一間房都有小浴室,外頭也有小陽台,但房客男男女女相當混亂,流動率也大。像最近她隔壁搬來一名年輕男子,對面也新搬來兩名中年女子,常常搞不清楚自己的鄰居是誰,又是什麼來歷,自然會有一種不安全感。

      要搬到別的租賃處,多麼麻煩!她暫時也沒有錢可以買機車……

      莉寧懷著無奈與恐懼,盯視著對面的窗,深怕那令人背脊發冷的面孔再度出現。

      她突然開始相信怡娟的話,之前看到的一切都是捐贈角膜給她的人死前所看到的影像,如此一來,那名長髮女人,會是誰?

      她在極度的不安下沉入夢鄉。

    - 2-


    前一頁 下一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回應主題

    回應本篇


    悄悄話(for謎思報)

    引用文章

    http://mysteryexpress.blog111.fc2.com/tb.php/37-49cff240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