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y_Express

    歡迎您來到謎思推理報網站,本報隸屬於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為學生觀點之免費電子報。為尊重智財權,欲轉載文章於您的Blog,請務必用"引用"功能並留言告知,BBS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和留言。祝您閱讀愉快!
謎思推理報

近期推理活動/特別推薦

搜尋文章

書展資訊/新書推薦

最新回應

部落格相關

  • 永久Rss位置
  • 請輸入你的E-mail:

    FeedBurner

    最新文章

    文章分類

    謎思任意門

    留言板


    blog小遊戲(不定期更換)

    貓咪.白棋.五子棋.數獨

    樹狀語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眼中的殺意(下)  文/林斯諺

     眼中的殺意(下)

    文/林斯諺




     

      莉寧沒有忘記有關角膜捐贈的事,利用休假的時間,她著手進行調查。

      雖然麻煩又費力氣,但整件事已嚴重干擾到她的生活步調,拼了命也要知道真相,因此犧牲休假時間也在所不惜。


      總算,在下午的時候有一些斬獲;她得知捐贈角膜給她的人是一名二十七歲的女子,名叫楊亞卿。

      令莉寧震驚的是,楊亞卿是死於謀殺!

      她立刻前往花蓮天河大學的圖書館調閱微縮資料,希望能得到更多的訊息。從兩年前的報紙報導中,清楚地說明了當年兇案的經過。

      三年前台灣出現了一名變態殺人狂,這名殺人狂根據目擊者所言,是一名長髮女性,專挑長髮年輕女子下手,楊亞卿是第四名受害者。

      楊亞卿死後兇手銷聲匿跡,並在案發現場的電腦上打上一段文字,宣稱她對長髮女子懷有極度的厭惡;為了殺害她們,刻意自己留起長髮,再以留著長髮的姿態去殺害被害者;也就是讓自己成為自身厭惡的模樣,去毀滅同樣模樣的人;在這樣的過程中,得到虐待的快感。這種詭異的變態心理,在當時蔚為話題,心理學家認為應該還有不少潛藏這種變態人格的狂人尚未浮現。

      而楊亞卿被殺的現場,就是莉寧每天經過的木屋!

      離開圖書館,莉寧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她在木屋所看到的,應該就是當年的殺人狂了,是楊亞卿死前看到、兇手的影像。

      被害者的角膜承受著恐懼,讓莉寧不斷看到長髮女人的影像,那是一種死不瞑目的執念。

      「木屋的女人影像……會不會是被害者想告訴我什麼呢?」突然這個念頭閃過腦際。有關死前影像以及兇殺的一切,糾纏著她,相當繁亂。莉寧暗自下了決定,明晚,她要再走一趟木屋……

     

    * * *

     

      隔日夜晚,莉寧依舊帶著手電筒,在下班後走入林間小徑。頭十分疼痛,視線有點模糊,她開始懷疑觸目所及是否都是幻影。

      今晚沒有月光,莉寧早已打開手電筒,照著前方不可知的暗。

      來到了木屋處,一片漆;她將手電筒的燈打入屋內,從窗戶望進去。一如往常,什麼都沒有。

      她的心怦怦直跳,一股奇異的衝力支配著她。莉寧走到木屋正面,推開搖搖欲墜的木門,藉著手電筒光線的導引,慢慢步入屋內。

      ──來到這裡,角膜應該會有所感應吧,楊亞卿會透過她的雙眼傳達給我什麼訊息吧。

      她提著手電筒往另一側隔間照,那個部分從窗戶是看不到的。

      ──等等,這股氣味是……?

      手電筒的光持續往右移動,突然間,光掃過地板一團物體,那是一張人臉的影像!

      莉寧僵住了,她以緩慢顫抖的速度將手電筒的光往左照回去,直到那團物體呈現在光圈中。

      地板上舖著一道地毯,一顆長髮女人的頭顱躺在上頭,睜著大眼;旁邊是一截手臂,一截小腿……全都染紅了鮮血。

      她掩住口鼻,令人作噁的血腥味襲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

      慌亂之時,晃動的手將手電筒的光源打入房間更深處,她赫然發現,在牆前站立著另一名長髮女子的身影!

      慢慢地將光往上移動,這套衣服,似曾相識……

      光上升至那女人的臉,那是……那是怡娟!

      怡娟面孔扭曲地站在那裡,原本紮在腦後的馬尾此刻全散開來,呈現披頭散髮的模樣;她的左手垂在身側,右手舉在半空中,握著一把切肉刀,上頭沾滿了血……

      莉寧向後退了幾步。

      「我直覺你遇到的事應該跟角膜移植有關聯」、「屍體切割狂」……

      一瞬間她全都明白了。

      怡娟便是那名銷聲匿跡已久、專挑長髮女子下手的屍體切割狂,地板上那名女子是最新犧牲者,而木屋便是作案地點!莉寧晚上在木屋目睹的女子便是怡娟,將頭髮放下遂行殺人快感的惡魔!她將自己的疑慮告訴怡娟,對方沒有想到竟然會被目擊,為了安全起見,以角膜移植能看見死前影像的理由來欺騙莉寧,讓她不起疑,為了讓莉寧深信死前影像的說法,怡娟還扮成女鬼在半夜嚇她,讓她分不清現實與虛幻……沒錯,她們的陽台是相連的,吵醒她的不知名聲響,就是對方跳至陽台時發出的聲音吧……

      陰錯陽差,那名角膜捐贈者正是怡娟自己手中的犧牲者,這一定是她沒有想到的……

      怡娟也沒有料到莉寧竟然會來到木屋,還是說,怡娟是故意不開燈要引誘自己進來的?

      她左手顫抖地摀住胸口,觸摸到垂落的長髮,意識到自己也是長髮女子。

      怡娟還是盯著她看,奇怪的是,對方整個人靜止不動,好像蠟像一般;那雙眼眸,從未眨過……

      怡娟突然向前移動。本以為對方要朝自己撲過來,她沒命似地不斷向後退;沒想到對方卻朝地板上倒去,像摔碎的雕像發出砰的一聲;而那把刀,仍高懸在空中。

      在怡娟的背後,還站著一個人,一個長髮女子,刀握在她手中。

      覆滿面部的長髮,只露出一隻眼睛……

      ──這個人、這個人才是我目擊到的女子!

      腦袋沒有空間消化接踵而至的衝擊,但眼前個人,不會錯的!

      「你到底是誰!」莉寧以崩潰般的語氣大叫,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了,眼淚也掉不出來。

      那個人左手往頭頂伸去,往下一握,再往上拉,很奇妙地把整束如瀑布般的頭髮摘起,就好像提起一顆斷掉的人頭一般。臉從髮中顯露出來。

      ……那是一個男人!男人的臉,相當面熟。

      ──這、這不是最近搬來,住我隔壁的年輕男子嗎?

      男人的臉上沒有表情,他把假髮丟到地板上,手伸進口袋,掏出一張報紙,攤平。

      「你沒有看報紙嗎?」他的聲音很低沉。

      那正是莉寧前幾天從便利商店買回來塞鞋子當天的報紙,她只看了標題「屍體切割狂」幾個字便沒再往下看,後面是「專挑長髮女子下手,疑似潛入花蓮」。

      她這才了解始末。

      這名殺人狂住到莉寧的隔壁,晚上到木屋作案,不巧被她目擊;莉寧拿手電筒照他那晚,男人才注意到她的存在,跟蹤莉寧回公寓後發現她就住自己隔壁,因此盯上她,常常在凌晨從窗戶變態地窺視;因為住在隔壁,陽台當然也是相連的。

      怡娟也是被盯上的目標,她們兩人真是可憐的犧牲者,就只因為留了長頭髮……

      原來兇手所謂留起長髮,是戴上假髮,也因此被目擊者誤認為女人;或許他所謂留長髮的變態快感,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的性別……

      對方慢慢靠近了。

      莉寧癱軟向後倒在地上,頭又痛了起來,腦中突然閃過奇怪的念頭。

      ──我死前最後看到的影像,也會留在角膜上嗎?但這是楊亞卿的角膜……現在看到的這個人,會不會也只是角膜上的幻象罷了……

      她頭痛欲裂,現實與虛幻在眼前分崩離析。

     

     


    ~ 完 ~


    前一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回應主題

    回應本篇


    悄悄話(for謎思報)

    引用文章

    http://mysteryexpress.blog111.fc2.com/tb.php/38-4324f956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