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y_Express

    歡迎您來到謎思推理報網站,本報隸屬於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為學生觀點之免費電子報。為尊重智財權,欲轉載文章於您的Blog,請務必用"引用"功能並留言告知,BBS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和留言。祝您閱讀愉快!
謎思推理報

近期推理活動/特別推薦

搜尋文章

書展資訊/新書推薦

最新回應

部落格相關

  • 永久Rss位置
  • 請輸入你的E-mail:

    FeedBurner

    最新文章

    文章分類

    謎思任意門

    留言板


    blog小遊戲(不定期更換)

    貓咪.白棋.五子棋.數獨

    樹狀語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雙面謎情(上)  文/林斯諺

    雙面謎情(上)  


    文/林斯諺




      「咦,這不是小希嗎?」


      


    俊旻對著站在VCD展示架前的男人叫道。

      那名男子個頭不高,大概一百六十公分出頭,烏亮略長的頭髮自然垂下,沒有特別分線,他穿著色外套與深色長褲,有著一張俊美的臉龐;從側面某一個角度看過去,還頗有維納斯雕像的美感。

      「你是……」


     


    男子聽見俊旻的叫喊,轉過身來,皺著眉打量。

      「你是黃安希沒錯吧?我是張俊旻啊,你大學同學,」俊旻有點按捺不住興奮,用快活的語調說。

      「大學……幾年前的事了啊,等等,你說張俊旻……」對方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是俊旻啊!你變好多,我都認不出來了,真是失敬啊!」

      「我可沒有去整形啊,倒是你,感覺好像沒變太多呢。」

      「呵呵,是嗎,別那麼有把握,」安希微笑道。

      俊旻印象中的安希,是很文靜優雅的一名紳士,他有一種不會過於招搖的時尚魅力,善於打扮,風度翩翩,尤其是俊俏的臉孔不知羨煞了多少人,甚至連女孩子都嫉妒他清秀、白皙的面容。安希收過無數的告白信,來自男性的信件佔了一大半,據說他爲此頗為苦惱。

      誰說上帝是公平的?至少在長相上,有些人貌美,有些人平凡,俊旻不否認從前也曾一度對安希懷有敵意,不過那已經是八九年前的不成熟心態,況且他也沒讓安希知道這件事。

      「還真巧,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呢,你怎麼會在這裡?」安希仍然帶著笑容,優雅地問。

      「難得禮拜天啊,出來晃晃走走,你呢?」

      「我?也沒什麼,在等人。」

      「等誰?」

      安希露出了一個不好意思的微笑,「在等女朋友。」

    「原來如此,」俊旻苦笑,「看來你身邊還是不缺紅粉知己,哪像我,只談過一次戀愛,而且還是破碎的戀情。」

    「別這樣嘛……對了,你趕時間嗎?」

    「沒有,今天是打算放鬆的,怎麼了嗎?」

    「一起吃頓飯如何?」

    「你不是在等你女友嗎?」

    「嗯,本來是跟她一起約吃午飯的,不過她打電話來說臨時有事,會晚一個小時到,我才會在唱片行流連。」

    「真的可以嗎?萬一她突然出現怎麼辦,這是屬於你們的時間耶。」

    「她說晚一個小時,那應該兩個小時後才會到,所以你不用擔心。很久沒見面了,聊個天啊。」

    「也好,那去哪裡吃?」

    「前面有一家義大利餐館,口味還不錯,如何?」

    「OK,帶路吧。」

    兩人一起走出唱片行,過了一小段路,安希轉進一條巷弄,不遠處的右手邊出現一間裝潢典雅的餐館,他推開門,示意俊旻進入。

    禮拜天人雖多,角落卻也還有幾處空位;兩人落了座,侍者立刻趨前來,拿著單子與筆準備接受客人的點餐。

    「一個辣味雞丁義大利麵,」安希連菜單都沒看,就直接說道。

    「唔,」俊旻盯著菜單瞧了許久,最後才說:「那我一個白酒蛤蠣。」

    侍者離去後,安希問:「最近還好嗎?」

    「該怎麼說,經過社會的洗禮後,學生時代的意氣風發早就離我而去了。我現在啊,是失業中呢。」

    「真抱歉,」笑容從安希的臉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派嚴肅。

    「不,這沒什麼,反正最近有新的工作目標,打算去應徵大樓的警衛,應該沒什麼問題……我的故事沒什麼好聽的,」俊旻苦笑起來,「倒是你,說說你畢業後的故事,我想你應該過得不錯吧。」

    「爲什麼你總是把我想得這麼美好呢?」安希臉上的嚴肅散去,重新組合成無可奈何的神情,「你看人有刻版印象。」

    「沒的事,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至少你現在的工作應該不錯吧。」

    「這……也還好,不過就是在私人公司上班罷了。」

    「比我這無業遊民好多啦!」俊旻自嘲道。

    也許是聊開了,談話氣氛熱絡起來,他們開始天南地北,用言語去拼湊八年不見的空白;不久後餐點上桌,兩人邊吃邊聊,俊旻感到就連從前也沒跟安希聊得這麼愉快過,看來久別,有時候真的會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義大利麵,」某個話題剛結束後,安希說,「讓我想起一件往事。」

    「什麼往事?」

    「你剛剛說到我總是一帆風順,」安希拿了紙巾擦擦嘴,說,「其實並沒有。還記得畢業前夕那名跟我在一起的女孩嗎?」

    「我想想……是那個中文系系花嗎?好像叫做小雅。」

    「嗯,就是她。事實上,畢業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就分手了。」

    俊旻瞪大雙眼,握著叉子的右手瞬間僵住,「怎麼可能?那時大家還以為你們會結婚呢!」

    「呵,愛情就是這麼不可靠,你自己應該也很清楚吧。總之,我們就是分手了,而且我那時打擊很大。我不敢說自己的愛情有多崇高,不過當時的確是真心誠意喜歡她,甚至真的有了結婚的打算。」

    「你這麼愛她,爲什麼還會分手?」

    「小雅是熱舞社的,畢業前夕她去參加別校的舞展,跟那學校的熱舞社社長一起跳了支舞,就這樣,她的心就被擄走了。她跟那男的暗通款曲,畢業後我跟小雅遠距離,她便提出分手的請求。」

    「真慘。」

    「分手時她對我說了一句話,刺傷了我。」

    「說什麼?」

    「說我不像男人,所以想跟我分開。」

    「這……」俊旻調整坐姿,用手撐著下巴,「應該不能這樣說吧,你只不過長了秀美了點,你仍是貨真價實的男人啊。」

    「客觀事實常常敵不過主觀意識。反正這件事對我而言,是一大打擊,」安希嘆了口氣,「我花了兩年的時間,才算勉強走出這傷痛。」

    「原來你也有這樣慘痛的遭遇,」俊旻覺得有點不可置信。

    「是啊。總之,當完兵後,我開始準備國家考試,不過還沒考我就知道會是挫敗的結果。果不其然,分數奇差無比,之後看開了開始找工作,但沒有一樣做久的。」

    「正常,這我能體會。」

    「後來,我去電影院面試,補缺上了,就是在放映廳入口檢查電影票的驗票人員,然後還要做打掃、清潔等雜務,薪水雖不多,但也認了。」

    「其實應該還不錯吧。」

    「其實還不錯。因為當時畢竟是在鄉村型的小都市工作,消費人口不多,除了假日,大半時間都沒什麼顧客,就呆呆地守在座位上,還滿輕鬆的。」

    「應該可以進去偷看電影吧?」

    安希做了個「無稽之談」的手勢,「這是想太多,我們就連同事之間都沒太多時間交談呢,而且在電影院偷偷摸摸,其實機師都知道,沒有外人想得那麼好,還可以順便看電影。」

    「原來如此啊,」俊旻失望地搔搔頭。

    「說起來,那段時間,也是我心情特別低落的時刻,我記得那一年冬天特別冷,在工作接連失利的情況下,情緒盪到谷底,而不知怎地,腦袋中一直想起小雅的事,覺得自己真的很失敗,怎麼會如此沒有成就。」

    安希此刻的臉龐五味雜陳,也許是回想起以前的往事,他的語調充滿感慨。

    「心情低落歸低落,我也明白,自己還是要好好振作,因此在開始去電影院應徵之前,我就已經試著努力調適心情,希望自己能夠以新的心情、新的自己去面對新的生活。」

    俊旻點點頭,「人生中遇到挫折時,如果能振作起來,會想要重新調整心態,希望以新的面貌展開生活……應該是這種感覺吧。」

    「是的,我決定做一個全新的自己,希望可以擺脫過去那種墮落的心情。再加上我十分喜愛看電影,所以對這份工作還算有滿大的熱情與期望的。雖然我也知道,驗票工作不可能有趣到哪裡。」

    「只要喜歡那個環境就不會感覺無聊了吧。」

    「也是。總之,上班第一天,從起床的那一刻我就試著讓自己跟過去不一樣,彷彿過去的自己已經死去似的,以新的面貌展開生活。」

    「結果呢?」

    「也許是因為意志力堅決吧,一開始的感覺還不錯。在電影院的那種氣氛,就像由許多想像、冒險堆砌而成的氛圍,讓人不自覺地興奮。看著觀眾滿懷欣喜地進入電影院,然後觀察散場時,每個人臉上的表情,十分有趣。」

    「表情應該都不一樣吧?」

    「當然,如果覺得電影好看,觀眾臉上會有讚嘆,但同時,卻也有人罵著髒話說電影難看。最有趣的莫過於對於同一部電影,散場觀眾臉上卻有兩種不同的評價。」

    「這就是主觀意識。」



    <下一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回應主題

    回應本篇


    悄悄話(for謎思報)

    引用文章

    http://mysteryexpress.blog111.fc2.com/tb.php/39-fe9737e8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