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y_Express

    歡迎您來到謎思推理報網站,本報隸屬於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為學生觀點之免費電子報。為尊重智財權,欲轉載文章於您的Blog,請務必用"引用"功能並留言告知,BBS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和留言。祝您閱讀愉快!
謎思推理報

近期推理活動/特別推薦

搜尋文章

書展資訊/新書推薦

最新回應

部落格相關

  • 永久Rss位置
  • 請輸入你的E-mail:

    FeedBurner

    最新文章

    文章分類

    謎思任意門

    留言板


    blog小遊戲(不定期更換)

    貓咪.白棋.五子棋.數獨

    樹狀語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死吻(3) 文/林斯諺

    死吻(3)


    文/林斯諺


    「走開!」麗雯尖叫。

      恐怖感讓我忘卻了疼痛與反擊,就在我落地後,貓突然從我身體躍起,快速地往下跑,消失於看不見的樓梯層。

      「你沒事吧!」麗雯趕忙過來攙扶,撫摸著我的臉。

      「我沒事,沒撞到頭,」腦中還是貓的影像。

      「那是附近的流浪貓,常常躲在樓梯間嚇人……沒事就好,快到了。你站得起來嗎?」

      麗雯的攙扶讓我倆的身體緊貼,她的唇幾乎要碰上我的臉頰﹔我暫時忘了背部的疼痛,盡量去想著即將到來的甜蜜。

      但貓的影像抹滅不掉,尤其是牠的血牙。是我的幻覺嗎?

      踩著蹣跚的腳步,我與麗雯穿越樓梯間的門,來到四樓的走廊。牆壁上微弱的燈光拉長了我們的影子﹔觸目所見盡是老舊的牆面,腐臭的氣息充斥﹔外頭的風雨拍打著窗面,似是鬼魂的求訴。

      走廊上,往右轉,眼前出現一道門。

      麗雯拿出鑰匙,開了門。

      「進來吧,」她說,身影隨即沒入門內。

      我突然又聽到輕柔的聲響。

      猛然轉頭,背後仍然沒人。

      我感到有點頭暈,這應該是陰沉的天氣所引起的幻聽吧!

      「快進來啊!」麗雯的聲音從裡頭傳出。

      「喔、好,」我又看了背後一眼,趕忙進門。

      眼前是一個小陽台,左邊有一扇通往客廳的門。麗雯拉開門,手探入內摸索著電燈開關。燈亮了。

      亮燈的那一剎那,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到一股寒氣侵入脊髓。

      麗雯說得沒錯,這看起來雖然是很普通的一間公寓,卻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詭異感。

      我環視四周,與一般公寓沒兩樣的擺設,絲毫無特別之處。小客廳內有幾張並排的木製靠背椅、長桌﹔桌子對面則是一台色的電視機﹔客廳左側是廚房,裡頭有著簡單的廚具﹔廚房入口擺著一張飯桌,桌子旁邊立著一座冰箱。穿越客廳後是一條小走廊,門扇林立。

      電視機前堆疊了數個紙箱,看起來有一公尺高,活像個小堡壘,上頭還散亂蓋了許多衣物。

      「這些紙箱是幹什麼的?」

      「喔!不是要放寒假了嗎?那是我們三個人打包要帶走的行李。你是不是還沒從剛剛的跌跤恢復?我做晚餐給你吃,吃了東西後應該會好一點,」麗雯溫柔地拉著我的手,身體靠得好近,她身上那特有的體香迷醉了我的感覺神經。女性魅力暫時擊退了恐懼感。

      麗雯把我安頓在客廳,打開電視,說:「你先看電視吧,我去做飯」,然後走向流理台。

      麗雯在廚房裡的身影若隱若現,似乎在燉什麼東西。

      「我想喝水,冰箱裡有水嗎?」

      「等等,我等等再倒給你喝。請先坐好喔。」

      過了沒多久,她走出廚房,倒了一杯水給我。

      「你不打算搬家嗎?」我一口氣灌完整杯水後,問道。

      「得住滿一年才能搬,契約都簽了,」麗雯也在我身邊坐下。

      「這個鬼地方真不是人住的,陰森森的,感覺什麼看起來都不對勁……」

      就在我話語未了之際,一陣唰、唰的刺耳聲音突然響起。我陡地坐直身子,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間凝結成冰河。

      「那是什麼聲音?」我壓低嗓音。

      「我不知道,」麗雯向我的身體靠過來,顫抖著,她柔嫩的手腕緊抓住我的手。

      「聽起來像是……刀子摩擦的聲音,」我發現我的聲音似乎也顫抖著。

      我們倆靜止了幾分鐘,怪異的聲響未再傳出。

      麗雯頭部貼緊我的胸膛,香氣逼人,「我……我好害怕。」

      「不必怕,有我在。」

      這一刻相當奇妙,我們從來沒有靠得如此地近,也許這裡發生的一切正是上帝安排的踏板,一個邁向更親密關係的踏板。愛情終究有著擊倒一切的力量﹔不知不覺地,我的雙臂已圈住那柔軟的身子,含情脈脈地望著麗雯。

      兩人的唇有默契地前移,直至貼合。

      接著是一陣纏綿。

      這是我的初吻!多麼神聖!多麼甜美!從前夢寐以求,連白日夢也不放過的體驗,對神聖的吻的追求,在這一刻實現了。吻對我來說多麼高不可攀,吻太有魅力,能令人心蕩神馳。這一刻我感受到時間凝結,全世界為我而停佇。

      麗雯對我笨拙的技巧似乎不以為意,她仍然忘我地舞動著火熱的櫻唇。

      在這如夢似幻的片刻,我察覺到,有某種東西從她的唇間吐出,傳遞至我的嘴裡。軟軟、黏黏的物體。

      「軟糖,」她低語著。

      麗雯的雙唇仍然刺激著我的嘴唇,我無暇分心,連嚼都沒嚼就一口氣吞下那柔軟的「糖果」。

      她突然鬆開環抱,「晚餐應該好了,你等等,」然後拋下一個嫣紅的微笑,站起身。

      麗雯走向廚房。

      我仍舊沉浸在忘我的境界,望著她的背影,回味著剛才的吻。吻真是神聖啊。

      太美好了,一切,彷彿都不真實,是夢境。

      麗雯端著一個加蓋的盤子回來,放至我面前,滿臉微笑:「希望你會喜歡。」

      「關於你的一切我都喜歡,」我也幸福地回望她。

      她右手緩緩掀起盤蓋,露出今晚的菜色。

      望見盤裡物體的那刻,我呆住了。

      不真實持續地延續,不過性質完全不同。

      宛若拼圖般,盤子的平面上井然有序地排列著令人毛骨悚然的物件:一隻眼球。一隻鼻子。兩隻耳朵。一片舌頭。

      器官排成人臉的形狀,在白色的平面上,好像在對我扮著鬼臉。

      我的視線膠凝在盤子上,全身都麻痺了,已經不知驚恐為何物。

    這些東西似乎不像是假的,上頭還沾黏著一絲絲的血跡!

      就在我狂亂的心蹦跳之時,出奇不意地,一團色物體飛也似地躍至桌上,一道色的眼神穿透我。是一隻貓。

      牠猙獰地望著我,露出帶血的獠牙,接著咬起盤子裡的舌頭,奮力一咬,吞了下去。

      牠似乎對著我獰笑。我已經失去了反應能力,覺得頭暈目眩,連說話的力量都沒有。

      我顫抖著,視線望向麗雯。她直挺挺地站著,帶著微笑看著我。

      「你……你……」我吃力地說。

      「你注意到盤子裡只有一顆眼球嗎?」麗雯的聲音相當鎮定,帶著一股嘲弄,「因為剛剛我送給你一顆吃了。」

      原來剛才接吻傳遞的是……

      我感到一陣噁心,胃部翻騰,卻嘔不出東西……就在那一瞬間,我的腦袋產生轟鳴。我全明白了。

      「你、你……不會是你殺了那男學生吧?」坐在椅子上的我,不斷往後挪動,雙眼緊緊盯著眼前的女人。

      「你說呢?」麗雯臉上仍舊掛著微笑,詭異的微笑……

      這時候刀子的唰唰聲再度響起,我側耳傾聽,有門被打開的聲音。

      不遠處,兩道人影閃出,欣和筱婷走出來,帶著詭異的神情,手上閃著白光。

      那是……切肉刀……

      她、她們一直都在這哩!

      我的心臟幾乎要從喉嚨裡跳出來!

      沒錯……殺死一個人,烹煮一個人,不可能不被室友發現;這麼說來,她們全部都是兇手。

      食人魔!怎、怎麼會這樣!

      「剛剛不讓你開冰箱是因為,」麗雯繼續著,她仍然在笑,「冰箱裡頭放著肢解的人體……是那一名可憐犧牲者的身體……你是我交往最久的男人,我已經等不住要……」

      我似乎可以看見唾液從她的唇角流下,其他兩人也露出貪婪的神色,肆無忌憚地看著我的身體。她們彷彿變成三名陌生人。我從來都沒見過的陌生人。

      外頭的狂風暴雨升至最高點,耳朵受著刺激。今天放學後發生的事件,一幕幕影像閃過我腦際。

    我回想起剛才的吻。那甜美、懾人心魄的吻!剛剛的吻是真實的嗎?荒謬感灌注我的全身,淹沒我的心神。

      眼前突然一片昏,那三人的影像模糊地黏著在陡然降下的幕上。





    - 3-

    <上一頁> <下一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回應主題

    回應本篇


    悄悄話(for謎思報)

    引用文章

    http://mysteryexpress.blog111.fc2.com/tb.php/86-622ddd32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